2009-03-11

[APH/伪露普]Shining Silver Skies [END]

听着VIVA LA VIDA写文……我在虐自己么..混蛋阿!还有写这个文不应该听SHINING SILVER SKIES么...
=V=应该找个意呆人帮忙把那一个碟子全翻译成英文再写这个
其实到17-20号家里要来意大利的交换生
那个时候找她帮忙吧XDDDD
如果来的是男生的话就不能到我家了...
蛮期待,又有些害怕,万一冷场怎么办啊
好吧不要想那么多啊海荣你很强大的你的人格魅力无限啊虽然张的很WS但其实你很温柔!!!

写这文写的很愉快=没几个人能看懂=VVVV=||我都要看不懂了|||=V=把罗马爷爷和日耳曼爷爷的故事藏起来吧....
尝试写叙事诗....好糟糕啊啊啊!




Shining silver skies
痛苦的时候,我会一边流泪一边想“快点到第二天把,快点到第二年春天吧,一切都会好的。”
悲痛,忧伤,和层层的天空,闪着银色的光。
时间,总可以淡释,一切。然后,眼泪干涸,泪珠在滴下时,变成小冰晶。

01.想到了旅程的开始

西伯利亚的天空,看不到边。银色的天,蕴藏着暴风雪的种子。
渐渐的,一个人丧失了许多。许多同伴,倒在雪中,胡乱的埋在异国的土里,取下两截松枝,摆成希腊十字架,立在小土丘上。从非常远的地方,可以看到荒原上的孤冢,也可以感受到那里面流出来的思念和希望,但那一切将被风雪画上了终止符。
许多的情感,被风吹向远方。累倒在地上,然后就忘了家庭,忘了朋友,忘了尊严与誓言。但当决定,永远不要再在这个鬼地方睁开眼睛时,突然又可以从脑中看到,金色的烛光在一片漆黑中宁静地燃烧,兄弟的面孔被复活节的烛光照亮——路德维希,罗德赫尔。我会回来的,我会回到莱茵河和多瑙河的土地,那时他说,信誓旦旦的说,誓言似乎简单的只用说出,就可以实现。

乘坐在拥挤的似乎罐头一样的小车厢里,那时开始了旅程,从普鲁士到北亚。火车的鸣笛声在喧杂的人声中减淡,找到一席容身之地,坐下,等待。经过莫斯科, , ,西伯利亚的风从车厢间的缝隙渗入,非常冷,刺痛肺部。荒弃的农场在原野间像一座座坟墓,飞速向后逝去。
但是,天空,很美丽。黄色的宁光从东方渐渐窜进狭小的空间,到绯红的云雾暂时凝在西方的山峦间,色彩从空中褪去,变成肃穆的藏蓝,到最后只剩下星光和孤独的月亮,还有隐隐约约的云。
是非常令人惊恐的天空。美丽、广阔,可以让人掉进去又爬不出来。

02.流浪

西伯利亚的战俘营。
蹦跳的钢琴,不安的旋律,却又优美万分。
在单调的院子里散步时,听到了那乐声。从苏联军官住处的一间二楼的房子里传来,只有那件屋子打着昏暗的灯。那琴声在讲什么呢?一支古老的俄罗斯传说?孤傲的狼,漫步在西伯利亚的森林,或者,黑色的提包放在身旁,旅人拿着猎枪,坐在雪橇上,穿过洁白的冰,穿过一条条冻结的河,穿过松林,绕过峡谷和湖泊……
最后,寒冷的空气中只剩下他搓手呵气的声音,天空依旧是那样的黑蓝色,但好像泛着金属光泽。
抬起头,苏联军官站在对面。
“你在这里做什么?”德语,俄罗斯口音。肩章是校官。
“散步。”或者说,在战俘营里流浪,居无定所,漂泊无依。那优美的琴声就是从他的房间里传出的。他非常肯定地想。伊万•布拉金斯基,老伙计,老对手。“你的德语没有进步啊,还是那样糟。”最后请不要忘了讽刺。


03.提琴1

罗德赫尔,是他们兄弟中最有音乐才华的。如果说,没有纳粹意识形态的侵蚀,罗德赫尔一定不会让冲锋枪夺走小提琴的位置。如果说,日耳曼兄弟们没有失败,罗德赫尔也一定不会丢下枪械,放弃这条他们选择了的路……直到失败,直到低下高傲的头颅,他才会再次拿起掉漆的提琴,奏出一首挽歌,为了谁呢?
很久很久没有听到那个英俊的东欧人,让金褐色、流线型的木质箱子,在肩头上、琴弓下婉转歌唱。
罗德赫尔不适合当军人,他是一个音乐家。
那么他自己呢?在和平的世界里,永找不到容身之地。

04.提琴2

他被布拉金斯基请进别墅似的房子,位于西伯利亚战俘营夜晚狭小的天空下。
“不进去坐坐么,基尔伯特?”

“你应该饿了吧,一天没吃东西了?”布拉金斯基在冰箱前,找了一会儿,拿出了块黑面包和一些香肠,这些东西在黑市里的价格比黄金还要高。
房间里,闪烁着暗暗的灯。照亮中央的三角钢琴,应该是洁白无瑕的琴面,可上面有一层灰,很久没有清理过。
布拉金斯基坐在天鹅绒的凳子上,音符在小房间流动。然后,他又停下,问贝什米特,你会小提琴么?
不会。你认为我是奥地利人么?
旁边的茶几上有放小提琴的箱子。奥地利琴师的小提琴,古老却又崭新,从未有人拉过它。
“我也是随便问问……那个啊……很久以前奥地利在和我结盟时送给我的礼物。我不会拉,也不认识会拉的人,所以那个木头箱子一直没有唱过歌。”

05.Il Mostro[意呆语,怪物]

曾经,何时的曾经?
是古罗马。
周边战乱不断,你和我还有他们都没有出生。对于老牌的国家,
也是神话和文字掺杂在一起暧昧的历史。

部落的怪物,一心想和罗马交朋友,
但却被无情的驱逐。
箭,刺进肩膀;剑,切断左手;石头,砸碎鼻梁。
日耳曼人在北方的森林哭泣,静悄悄的,还有野兽的呼噜声。

“我怕受伤,怕被欺骗,怕遭受失败,所以在那之前,我要伤害别人。”
  为首的金发男人在悬崖上说。
  穿着毛皮衣服的男人在崖下符合。

  “到时候我们假装成为罗马人的附庸,
  我们把罗马人引进森林,
  让他们迷路,让他们绝望。“
  日耳曼族的勇士们欢呼,表示支持。

我假装服从,
把贵族带头的罗马青年们引进泥泞的森林,
他们进来就迷失了方向。
穿着兽皮的勇士的箭头像阵暴雨。

走投无路的罗马人在林间想摆开可笑的鱼鳞阵。
但是,他们已经走投无路。

日耳曼人冲上前,挥起利刃,
黑森林闪烁光芒。
鲜血满地。

有些日耳曼人倒下,
愤怒的眼睛依旧看着他们,
这些惊慌失措的罗马人。

日耳曼人的英雄海尔曼
把他们的头颅砍下,
挂满整个黑森林。
他们死了两万人,
只有几百人活着回去见
长满白胡子的凯撒。

凯撒愤怒又悲伤,吼道:
“瓦卢斯!把我的军团还给我!”






06.LAST KISS

上一次轻吻,是去德占区旅游的时候。我带给她们食物,她们娇艳的唇贴上我印着弹痕的脸颊。当那芳香的唇移向我干涸的唇,我拒绝了她们的好意。“谢谢,姑娘们,但你不是普鲁士人。”

那是燥热的夏天,法国比南部的意大利还要炎热。坐在双人摩托上,压过凯旋门在高温中模模糊糊的影子,是人生中最光辉的时刻之一。
弗朗西斯就在凯旋门的旁边,眼睛里的愤怒他再熟悉不过——好像要吞噬掉人的灵魂。

那只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仇恨,希望在一切都结束后你不要把这感情交给路德维希。
那样我还可以给你一个飞吻。

07. Elizabeth

伊丽莎白很讨厌他。真的,她每次见到贝什米特时,拳头都紧绷在身体两侧,咬着嘴唇,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如果,贝什米特继续没心没肺的笑着,那么她一定会挥拳上前,把贝什米特揍出两三米。
马背上的姑娘,奔放,无畏。从来没有拥有什么,所以也不怕失去。
无边的草原,逐水而居,残忍又平和的生活。
直到十字军的剑指向了这里的土地,和东方来的另一支游牧民族,他们的马蹄布满东欧。

贝什米特答应伊丽莎白解救她,却又背叛了她。

“好了,伊丽莎白,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不,出于个人感情我还是很想揍你一顿。”

08.For Each and Every Cild 1

白色的三角钢琴,在夜晚独自歌唱。一个人在静悄悄的听。
月光,照亮弹痕。曾经从额头擦过的子弹,差点就夺走他的呼吸。

被子弹击中,倒在荒地上,和陌生人相枕藉,温热的液体,缓慢流淌,深红,边缘是浅红,最后凝固。
我就要死去了么?
……我就要死去了么?
不,我还不想死。还不想。
但这是最好的结局,在迷茫中,躺在异国的土上,让眼睛最后的焦点停留在晴空。银色的空,飞过成群的候鸟,挂过无数的彩虹。银色的空,被分割成碎片,漂浮,无所依托。

你只是一个孩子,渴求着糖果、玩具、称赞、友情和真爱。然后,在普鲁士美丽的森林里,仰望层层叠叠的天空。可以看到什么?你问。之后你又说,“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倒影。”

我要死去了么?
不,最后我没有死。

他被斯拉夫的医生从坟堆里拉出,像一块腐肉一样。但是,他活下来了,像英雄一样,被送进西伯利亚的战俘营。

布拉金斯基的手指在黑白的键盘上,停下来。然后说,“战争结束了,贝什米特。”
“结果是?”
“大家都知道。”


09.For Each and Every Child 2

几乎要哭了。眼睛红肿,非常可怜的样子。

“我不畏惧死亡,所有的国家都从繁荣走向消亡,然后成为历史地图上的名词。但我无法忍受这种指控。”贝什米特喘着粗气。
“纳粹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A•HITLER是奥地利人!”他拍案而起。

10 For Each and Every Child 3

牢房,只有左边墙壁最顶端的小窗子,可以看到浅蓝色的天,在早晨和傍晚时,是银灰色。

你知道么?我们三个人,日耳曼的后裔,最讨厌的事情。第一,打败仗。第二,上军事法庭。第三,等待。然而这一切,在最近毫无疑问都连起来了。


11 For Each and Every Child 4

你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你的脑袋中是征服世界的梦想。但你,只是条顿人的后代。你已经没有了教皇的特许,丧失了对宗教的忠诚。你还是一个孩子么?英俊的东普鲁士人。

12. For Each and Every Child 5

……有些事情,一个孩子是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比如说,大人们在商量什么。
但是,孩子永远都爱他的父亲,和手足。

路德维希躲在壁炉旁的阴影里,大人们在商量什么?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他将要去东方,见他的兄弟们。

13.提琴.3

“你试试拉吧,说不定你很有音乐细胞呢。”
“为什么呢?”贝什米特有些惊愕。
因为看见你十分悲伤呀!布拉金斯基的眼睛好像在这么说。又仿佛是,一种怜悯,同情,一种嘲讽。
他接过金褐色的小提琴,抚摸着那优美的琴身。“如果罗德赫尔可以在这里就好了。”

但是不要忘记了,俄罗斯人,我很讨厌你。
“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基尔,每一个诗人在晚上都会这么说。”

然后,他举起琴弓。从记忆里斑驳的树影间,看到多瑙河畔的自己,和罗德赫尔在一起,他怀抱着大提琴,拉出低沉圆润的曲子,贝什米特的肩上,正是现在手里的这把小提琴。
这小提琴,是我送给罗德赫尔的那把。他在脑中这么想。
拉动琴弓,那支温柔的曲子……渐渐的,忘了布拉金斯基,忘了战争,忘了身在何处。

你们真的是兄弟呀,琴拉得几乎一样好。但你为什么要装作不会拉,并且从来不碰小提琴呢?
坐在白钢琴前的人这么思考。
14. Shining Silver Skies

看到了么,听到了么?闪烁银光的天空。
世界的倒影。
你的梦想。

15.让我们结束这些和那些烦人的事

普鲁士,作为德国军国主义的根源,必须从这个地图上消失。
英国如是说。
其他国家跟着附和,
他们中有北美洲的披着星条旗的自由号手,
有占据西欧最肥沃土地的法兰西,
有西班牙,波兰,立陶宛……

但是苏联在犹豫。
他在深思。

你为什么如此犹豫,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杀你们的人,烧你们的房子,抢走你们的土地。
他们几乎要打下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

你为什么如此犹豫,伊万•布拉金斯基。
你忘了你和普鲁士世世代代的仇恨?

你为什么如此犹豫,伊万•布拉金斯基!

“你忘了么,布拉金斯基,
我一直很讨厌你,
就算和你坐在一间屋子里平心静气。“
贝什米特高傲的说。

缄默。

“我同意英国的意见。”
最后一票,庄严的投上。

那么,判处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绞刑。


16.OPERA

绳套随风摇曳,像垂柳。

走下法庭,走向绞刑架。

他的头颅依旧高扬。
“路德维希和罗德赫尔,希望你们可以为我报仇。在十年后,二十年后,一百年后,一千年后,什么时候都可以,请你们打下莫斯科。”
“弗朗西斯,你的死对头终于要死了。”
“亚瑟•柯克兰,没想到有一天你会害我。”
“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们本来就没什么交情,但我至少希望你再一战的时候可以加入我方。”
“伊万•布拉金斯基……”
那时,贝什米特的眼睛中几乎是一种渴求,一种乞求。

伊万偷偷给他一把枪,他趁机摆脱钳制,跑上刑架,像一只快乐的小鸟,用牙齿咬住那金属的末端,咔嚓,扣动扳机,鲜血在空中像一朵盛开的花,永远不会凋落。

THE END



读过了罗兰之歌,一直想这样写一点东西。
非常乱的东西=V=你意识流了么混蛋!
但是写得很欢乐啊!
于是只有我自己能看懂吧……

大体流程……
贝什米特君被俘了,去了战俘营[位于西伯利亚,有严重的历史错误请无视……],然后遇到了在那里值勤的布拉金斯基,被布拉金斯基骗进小公寓后,看到了罗德赫尔的小提琴,回忆涌起($%^&%&*(@#464^%*%^&)
之后,战争结束,在纽伦堡法庭上被判处绞刑。无法忍受屈辱的贝什米特,以一个军人的方式结束了传奇的一生[我再干什么!][这里的原形有点派普=33=][派普我好爱你啊=333=不只是因为你长得帅]。
其实贝什米特爱的人是罗德赫尔和布拉金斯基。….路德呢?他们是亲兄弟也……
路德很爱基尔可是基尔只是疼爱路德而以=V=..我就是这么看历史的…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关于普悯

很喜欢这个短篇...因为在我心里普悯也一直是这样一个疼爱兄弟的好哥哥...令人心疼的哥哥(不好意思圣母了一下...)...
话说我是看懂了的...没有看后记也是明白的了...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