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9

[菊耀]逝去的面影.3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旅行的疲惫还没来得及从脚尖传到脑中,他就回到了破败的家乡。

意外的,当王耀到了这里的时候,归乡的喜悦反而轻易的在空中散失了。那种喜悦,是王耀在缓慢摇摆着的渡轮上体验到的,水的味道从没有关严实的舱门中渗透进来,隔着船身,波浪的触感十分真切——这使他回想到了很早很早的时候,他仍有许多敌人和朋友。夜里,他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出了被狼烟包围了的城市,跑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渡口,后面是密密麻麻的火光,没有路可以走了,他跳进了水里,蒹葭枯萎的叶子和冷水刺痛了他的皮肤。他睁着眼睛,看到自己呼出的气泡螺旋上升,看到皎洁的月光在水波间舞动……那时他几乎以为自己死去了。

可他没有死,在战火中活了下来,渐从一个孩子变成了青年。

 

王耀突然被拉住了,那时他正在思考的出神,几乎跌坐在地上。他恼怒的回过身,却发现站在背后的是一位陌生的青年。

“……您是?”青年人比他高了许多,比他年轻,也比他要强壮,头发在阳光下是淡淡的灰色,眼睛的颜色他看不清楚,毕竟背后的阳光过于明亮。

年轻人看着他的眼睛,那目光丝毫不懂回避与谦让,于是王耀也只好那样看着他,以一种阳光下微妙着的角度。

男人终于开口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想说什么,表达什么,但最后还是归于缄默。他挥了挥手,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高大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京师的小巷里。

“真是奇怪的人哪。”

他想起来,在羽黑山居住的时候,本田对他说,比起关心别人,还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吧。说完了,本田端起了陶制的茶碗,喝了一口,然后又皱着眉头喝完了剩下的茶水,地面上放置着空了的茶入,和被扔到了一边的茶杓【注】。分明难喝极了,但本田还是莞尔一笑称赞他的茶艺。

“好像是你在指责我帮助了你一样,在你小的时候,那片竹林里,月光下。”

 

1900年的10月份,天气闷热,雨刚停不久,依旧可以听到水珠从房顶的砖瓦上旋转坠落的声音。他又见到了本田,和那个莽撞的男人。

 

王耀第一次在自己家里见到这么多洋人——本田站在会场一角窗前的光柱里,看着窗外;横挡在他们之间的尽是那些有着怪异发色、瞳色和口音的人。这种气氛,让他不舒服极了,忽然怀想起摇摆的船舱和羽黑山里偏僻的木屋。

他注意到另外一个人,站在人群中,显得有些胆怯,一点都不与他的高大身材相符。他问旁边的翻译官那是谁,回答道:“是俄国,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上一次大大出手是在几百年前的光景了,当时自己也跟着军队去了前线,或许在那里他们相遇过,但是王耀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那时伊万是什么样子。那时他的头发也介于金色与灰色之间?他的眼睛也像这样藏匿在黑暗中?他的身材早已如此魁梧?

站在窗前的少年回过了身,少年此时已经不再穿着带有雨水和草叶味道的和衣,他穿着白色笔直的制服,金色的绶带在阳光下显得耀眼,腰上的刀鞘也如此。可是他依旧穿着长袍,身上带着墨香,时代变的有些残酷,尤其对于他。

客套完了,寒暄完了,他们在精心布置的会场里入座。王耀接过面前送来的一张张条约,阅读着每一行字,读完之后把那薄薄却犹如千斤的放在桌子上,等着上司签上名字。

他没有决定的权利,毕竟,历史的轨迹从来不是依照他们这些国家的意志来发展的。

 

最后的仪式结束之前,他就离开了会议桌,不久,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斯拉夫人在离开前来到了他身旁,和他一起站在本田呆过的窗前,问他,“您有没有想过要反抗?”

“反抗我的政府,还是反抗你们?”

他看着窗外,那本田凝视了许久的景致,云彩隐去了太阳的光辉,在黯淡的日光下,仿佛风的轮廓也若隐若现,不远处是一片一半被开为稻田的湖。他注视着窗外许久许久,看着离开的人群被拉长了的影,听见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被蒸干的声音,感觉到耳边拂过发梢的微风……待他回过身,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和狼藉一片的会议桌。

在鹤岗的时候,那天的港口炎热至极——脚趾似乎要被从水门汀传来的热度烫出水泡,少年竭尽全力让他留在日本不要回去,那时他不懂本田的真意,现在明白了。本田的善意总是通过这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来表达,但这也正是少年的青涩之处。分明,这次战争里,从日本派来的军队最多了。

他很累了,真的。

吱吱呀呀的声音,在湿润的空气中,木纹绽开的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他回过头,是本田菊。

“你怎么又回来了。”他几乎可以在偌大的屋子里听见自己孤单的回音,“有什么事情?”

“东西。”

“嗯?”

本田的军靴踏在木地板上,发出咯噔的声音,恰好和他的心跳重合,少年好像要走到他面前,但中途又转开了,停在了窗中透进来的阳光无法照亮的屋角,“忘在这里了。”少年嘟囔着,传来了金属碰撞的铿锵声,拿起了立在墙角的刀。少年默默的拔出了利刃,从那里透出来的光是寒冷的,和窗外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凝视着锐利的刀面,是一把难求的好刀。不由得,他感到一丝紧张,渐渐的那种负面情绪无可抑制的发展起来,像火星掉到了废纸里,直到少年拿起刀对着他,然后步步向他逼近。他的呼吸更加急促,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直到背脊靠上了墙壁,无处可去。

“为什么?”他问出口才发现自己多么愚蠢,许多事情并不需要一个明了的答案,因为它已经发生了,本田就在自己对面半米的地方,打刀举过了头顶,然后刀尖的清辉更加耀眼冷峻。

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突然想起来,夏雨将歇的时候,远方连绵的山峦在雾霭里淡淡的,像水墨泼洒在天际然后渗透出一片阴虚的淡灰。他见到了站在竹林下的本田。那时的本田还是孩子,用充满了稚气的声音说:“你好,太阳落下的地方的国家,我是日本。”

而现在的本田,不是孩子,也不是少年了。

他没必要为本田撑起油纸伞,没有必要让少年站在他旁边,没有必要拉着他的手。过去像飞鸟一样,飞走了,影子没有留下,连羽毛划过的痕迹都没有。

刀卷带起的风切断了发丝,又伤了他的肩膀,但那疼痛却没有继续。他睁开眼睛,看到斯拉夫人拉住了本田的手腕。

“日本,你不能从这里得到太多的好处,而且你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

“有时我们身不由己。”本田说,声调依旧平稳,但王耀却觉得,本田几乎要悲伤的流泪,就像他一样。

“他是你的哥哥。”伊万这么说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然后松开了本田的手腕。

 

注:反正就是喝茶的东西……【殴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阿月,祝你新年快乐,全家身体健康~~附加情人节快乐~~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