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5

[aph/独普 露普]WE BROTHERS.8 (END了捂脸)

结果……最后...窗户纸还是没捅破...其实..我也很想让他们嘿咻啊~XDDD
这是一篇每章都差不多,非常无聊的东西= V=||||捂脸
不过写的还是很快乐呀XDDDD
感谢大家的阅读...
于是..那种前后矛盾的BUG还是有的= V=||||慢慢改吧....
鲜彻底上不去了orz..用鲜就是为了段前+2格.....
很激动的没改语句和错别字...
还是很想写无聊的番外然后就..完结了
最初计划是一年...不过二月和三月我不知道写啥了....
最初的计划...一月让嘿咻的事情发生【不过是露西亚和阿普啊】,四月阿普挂掉【在草地上发起寻死的冲锋,英雄退场】五月再来唱第三帝国的葬礼吧......

其实阿普正在打我
好愉快...我又虐死你了

八、圣诞之光


“天空好高。
坐在坦克上,我捉不到星星,也碰不到黑暗中深红色的云。
绿色的光从北极的天顶,像瀑布一样垂在星河下。
库尔兰半岛,黑夜时,有那种在德意志看不到的灿烂的光——暗色的空中,那奇妙的光竟如此美丽。
孤单的圣诞节,除了讨厌的集结,和苏联人的火箭炮喀秋莎怒放的火花,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可是我很孤单,孤单到好像下一秒我就要永远离开你。
在一辆疾驰的坦克上,冷冷的夜风从我耳边吹过。“
署名已经看不清楚了,被干涸的铁锈色盖住。信是用铅笔写的,歪歪扭扭,而路德维希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时哥哥在瓦斯灯摇曳的昏黄下,咬着铅笔头,冷得发抖,偶尔揉着脑袋,想着下一句该写什么,并警惕着来自战友的目光。
他就像一个最普通的士兵,写下在战争末期已经寄不出的信。
哥哥很普通,可他是我的普鲁士省。路德维希这么想。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路德维希坐在柞木的吧台前,拿着那张薄薄的纸片的手在微微颤抖。
“伏特加,越来越淡了呢……如果基尔伯特在,他会开心的告诉我,我以后一定会得心脏病,所以俄罗斯就是他的了。”
教堂的钟声,叮叮当当。顶着一颗星的云杉树,装饰的像一个挂满勋章的老兵。
“我问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西风。”
“西风?”
“北大西洋的西风,把我送到这里的。”
路德维希不解的皱着眉头,“你在开什么玩笑?你不是从东边来的么?”
然后伊万在空旷的餐厅里大笑,他捂着肚子,低下身,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伏特加。“德国就是德国呀。结果你比那个死去的男人还要顽固。”
“你看起来,笑得很开心呢。那么,你仅仅是来给我,这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伊万和基尔伯特在主战场以外的地方又遇到了。
如果这是一战,我们可能不会为了愚蠢的皇帝们大大出手,但放着冷枪的基尔伯特确实把我惹恼了。
我叫来了两辆T-34,那庞然大物压过原野上的枯萎的灌木和没被压实的雪,土地就要承受不住履带的碾压了,我这么觉着。
可是他依旧躲在并不深暗的夜色的笼罩下,你想,天上有星星,有极光,还有刚才战斗留下的燃烧着的坦克,一片红光,那是多么荒凉的景象。车长猜测他在废弃的农舍里,那是良好的掩体,所以,接着,那农舍的高顶茅屋被点燃了,牲口棚被点燃了,枯黄的芦苇被爆炸的风扬上看不见的天空,瘦弱的牛临终前的悲鸣传了出来。坦克指挥官,打开车盖,望着燃烧的农舍,狂饮伏特加。
也许他已经葬身在火和弹片的幕布下了,没有人能认出他的尸体,也没有人能找到他的尸体,他终于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不再是高傲的容克,死在苏维埃的红旗的照耀下。
但基尔伯特没有死。一颗子弹有无数种可能的弹道,但在现实中的弹道却只有一条。狙击枪的子弹从我耳边嗖嗖飞过,从坦克车体里透出脑袋来的男人,惊呼的时间都没有,就掉到坦克外面,像熟透了的柿子从树上砸到地上,噗的一声闷响。
下一个是我么?
我想。
黑暗的原野上,猎手和猛兽之间,充满了一种来源于时间和距离的不确定性的惊惧。狙击枪口却没再闪烁绚烂的光,没有同伴再在这个荒唐的夜晚倒下。
我走近燃烧着的农舍,不顾同伴的拦阻。木头在烈焰中断裂,火就在冰凉的雪上燃烧,农民没带走的燃料洒的到处都是,带着片片诡异的火焰。
基尔伯特!我喊着他的名字。
在零下三十度中温暖的火场,除了一片死去的植物的叫嚣,我听不见回音,也听不到任何一个人走路的脚步。我继续绕过一堆堆篝火一般的焦木,寻找我不想看到的人。这简直是一场盛大的宴会,农奴们期待已久,围着高高的火堆疯狂的跳着,唱着,喝着酒,好像球形的世界也在快乐的旋转。
基尔伯特!
明亮的火,深沉的夜,带着碎火星旋转上升的热流,从背后嗖嗖灌进来的冷风,和在黑暗与光明之间庄严的男人。他的枪口指着我,一把轻冲锋枪,没有子弹的苏联产狙击枪丢在地上。死去的德国士兵,在旁边整齐的摆着。
“离开这里,伊万。”他冷酷的说,似乎他一个人可以对付两辆坦克。
我手插在口袋里,我拿出香烟和火柴时,他的手抖了一下。
“转过身,然后抓紧从我眼睛里消失。”
“你不想杀死我么?如果这把枪里有子弹你一定会这么做,如果那把狙击枪的精度再好一点,死去的中尉应该是我。”
他把枪丢到被热浪融化了的雪泥上。

一九四四年的圣诞前夜似乎格外凄惨。莫斯科的人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在主席的领导下争取着军事的胜利,着手恢复后方经济,遗忘伤痛,遗忘废墟;柏林的人们被纳粹党控制的宣传部蒙在鼓里,认为正在崩溃的防线固若金汤,认为盟军的坦克永远不会碾过柏林,度过最后一个围着雪松树,幸福的圣诞,没有一个人可以想象到,五个月后柏林战役的喜悦和悲痛。

“路德维希并不需要你了,基尔伯特。那个孩子已经是成年人,他有他的想法,你不仅仅需要尊重他,你还需要服从于他,他才是德意志兰的主人。而你,和我用性命来打赌,是因为你想离开路德维希,就像八百年前的骑士团,在波罗的海开辟一片土地,把它当作礼物送给那个孩子。你爱他,可是你也爱自己。你对弟弟的爱,会让你迷失;你爱自己,所以,你又想永远做一只快乐的,自由自在的小鸟,飞翔在一片自己的领土上。
但是,很遗憾,你找错人了,基尔伯特,早在楚德胡[注]的冰窟里你就应该学到这些。
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东欧的主人,这里永远不会是你的殖民地,这里永远都是斯拉夫人的家园。
我喜欢你,可和你一样的,我更关心我自己。“

我不想再对你可怜的哥哥大吼大叫了,你无法想象那时的基尔伯特多么委屈,多么需要你。他的眼睛告诉我他爱你,可是他越发爱你,他也越发绝望,他已经爱你爱到不知道怎么去爱你了。他想拥抱你,亲吻你,做一个好哥哥;也想摸着你的头发,看着你长大,让你成为强大的国家,而他则是你的家长。他都做到了,不是么?但他不仅仅想做到这些,他还想成为你生命中最珍重的人,他想让你的生命力只有他一个人——可是他做不到,他也不想这样。他知道你是日尔曼人的的德意志,不是普鲁士的德意志。

他开始在极光下的火焰中安静的哭泣,我看不清他的泪光。

我对着他举起毛瑟枪。
极光在圣诞夜的星空中垂下,绿色的光蜿蜒着,将天空分成两部分,荒原上大大小小的战场都停下了,德军和当地居民一起在教堂里,随军牧师主持着仪式;苏联人喝着伏特加,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围着从当地居民家中拿走的留声机。黑胶唱片中,名叫喀秋莎的女子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唱,她的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我突然觉着几年的战争,和长达几百年的征战,像一场不安又明亮的梦。绿树的枝丫中,藏着缕缕我和你向往已久的阳光,被炸掉枝干的枯树则站在梦的另一头,阴冷的月光下它们瘦骨嶙峋,旁边站着基尔伯特,手里拿着黑白鹰旗,他傲慢,孤独。

这是一场十分神圣的死刑。不,每一场死刑,都是世俗和宗教所允许的神圣的仪式,将一个多余的生命送回上帝身边,做上帝虔诚的仆人。死者的痛苦在愚昧的中世纪,被人们刻意放到最大。但是在今天,熄灭一个人的生命,只需要一颗成本很低的子弹,只需要零点几秒或者半分钟的时间,那过程并不痛苦,仅仅是呼吸的休止,和血液的停滞——况且,这种战场中最常见的枪伤,从一九一四年开始我们就已经对此麻木不仁。
我问他,你想念你爷爷么?你想念菲特烈二世么?一边说着,我上好子弹。
他不说话,站在阴冷的火光里。他血红的眼睛很可怕,像野兽的眼睛,也像猎鹰锐利的目光。
反正,我很思念彼得大帝。
我把抽完的香烟用劲丢在地上,踩灭它。

来吧,基尔伯特,让我结束这个温暖潮湿的梦。

教堂的钟声敲响第十二下,我的同伴们已经等不及我了,他们的脚步声在依旧未停歇的灼热中激荡。
我突然很想听留声机里吱吱拉拉的歌声,我知道在团部里有一台。
极光,很漂亮。
夜晚的太阳,在天空中很高的地方,像圣母玛利亚抱着基督从天梯上走下时那种稀薄的光。


路德维希没有哭,他只是,颤抖着身子,将沾着血迹的信放进胸口处在大衣内侧的口袋而已。教堂的钟声敲响第十二下,路德维希迫不及待的拿上大衣,把钱放在桌子上,奔进酒馆外寒冷的十二月二十五日。
红棕色的云下,正飘着化不开的雪花。

这是一个荒芜的地球,像一座空空的房子,从里面锁着,但粗心的人们弄丢了打开它的钥匙。他们一开始讨论怎么打开门,后来就扭打在一起,因为房子里只有那么多空气。
路德维希不会再在高高的房子里哭了,永远不会。
因为,他再也找不到基尔伯特了,那个不顾一切的爱着他的哥哥。

在漫长的时光中,我们是兄弟,我们会分别,最后,我会忘了你的脸,你的声音,你的背影,却唯独不会忘记你的爱。


既然你必须要死去,
我们所有在这悲伤的地球上的人,
形形色色的人,
也都将死去,
哪怕,爱自己生命胜过一切的人。

但,
生并不是为了死,
是为了生。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恭贺完结~

看到最后鼻子酸了,唉...(抹泪)
不过老哥最后居然放弃了再生活在这个世上,有点儿......
东线战争也是偶超想写的题材口牙!(捶桌)

No title

东线啊TVT一开始会看的一包劲,到后面就不忍心看了
德国太惨了,苏联也是
总是私心的觉着前者比较悲惨呢T T

东线加油吧=3333=

No title

//////亲的露普和独普文都超美好!><(虽然还没全看完OTL)
那个··咱是路过··顺便··搭讪··的-v-

No title

虐死了。。。
虽然说是阿普不存在了不过好歹东西德最后还是重新统一了吧。。
抱头。。。阿普他没死啊没死。。。。。。。。

No title

非常非常喜欢,看完之后又把全文看了一遍,结果哭了。
真是太没出息了,在图书馆里哭得稀里哗啦,路过的阿尔家人大概都觉得这个家伙是疯子吧?

东线很少被具体提到,学历史的时候也是,但是每次看书的时候却觉得那一段实在是太悲凉了。

那筑在死亡之上的“生”。
我们是为了生而生的。
还记得愛的话,就不算被遗忘了吧?

No title

东西德的统一很感人..看文献上关于柏林墙倒塌刹那的资料俺会很fc的泪目【喂!】=v=电影 窃听风暴和再见,列宁 都是非常GJ的把俺泪目了……




东线...其实资料应该挺多的吧=V=国内研究这个的二战迷不少呢...因为残酷所以人们才去喜欢...我们的历史书对二战根本没提么
阿德直到灭亡都不会忘记阿普吧...普鲁士精神是德国现代精神的一个源头..另一个在巴伐利亚..这句话是谁说的来=3=【被殴打】
T T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