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0

[aph/独普]WE BROTHERS.7

  竟然..竟然已经到十一月了麽?
  最想写的是一月和四月吧..= V=|||那两个月份可以很开心的虐阿普...【被殴打】
  库尔兰战役还不知道写到几月呢..为了写这玩意而特意去邮购了闪电战杂志的库尔兰特刊...orz...有一种白买了的感觉..那书太学术了= V=||完全看不懂呀XDDD
  用语言描述战役,什麽旋转啊侧翼啊....太抽象了...有什麽配图的战术学战役学入门麽TUT...= V=|||黑火药时代的战争片没看过多少啊所以写起来好苦手....有啥该年代的电影麽..黑白的我也看TvT..有的话留言告诉我吧T333T
  
  七、罗斯巴赫
  
  十一月的时候,天气颇冷,丘陵上的枫叶和橡叶纷纷落尽,深棕色的树丫把并不明朗的天空分割成一个个小格子。飞机,伸展著灰色的羽翼,从东边的地平线,飞向看不见的西边的灰蓝和云团中,一道喷气的白雾留在苍穹的画布上。
  路德维希最终挑了一个山丘下,冷杉树和一块石头之间的地方,建起了一座简陋的屋子。像中世纪的屋子那样,用石头垒起墙壁,然後在石头上铺上一层树枝,再加上芦苇。从远处看,这似乎就像一个坟墓,孤零零的在山丘的阴影中,占据著一片不大不小的土地,刚好他可以把一些他不需要又不想丢掉的东西塞进去。
  杉树的叶子此时变的墨绿,在干枯的树干上像鱼的鳞片,掉光了叶子的橡树只剩下坚硬的骨架,原野上再也找不到矢车菊幸福的踪迹。
  
  如果路德维希没有记错,一七五七年的十一月份来临之後的第五天,清晨,太阳在东方的莱比锡镇上刚刚升起,露出光明的触手,洗涤夜晚的阴冷,小山丘上的罗斯巴赫镇和普军的军营皆在寂静之中。路德维希被路过的厨师不小心将金属厨具掉在地上的声音惊醒後,起身,疲惫的职业军人们还没有从被窝里爬出来,但基尔伯特的床铺已经叠的整整齐齐。他穿上衣服走出了空气不畅的营房,恰巧看到基尔伯特坐在山丘下,杉树旁。
  杉树如果不被人砍倒,拖去家具厂,或者变成建材,可以活很长时间。那时的杉树,已经和两百年後的它差不多一样高,矫健的树枝从草地的空旷,伸向天空的无垠。薄薄的晨光夹杂著寒冷的雾气,凝滞在墨绿的苍翠之下。
  
  他从後面轻轻的抱住基尔伯特,他的衣服很凉,脖子里都是冷冷的清晨的烟雾。
  哥哥的身体在最近的战斗中受了伤,右手骨折了,前几天刚刚拆去固定的木板,现在拿起几公斤重的枪还会发抖,甚至连军旗也举不起来。在肚子上也有一道伤口,是被一个法国军人用刺刀滑伤的,差一点就要完全穿破腹部的皮肤,伤口有一些感染,基尔伯特的额头微微发烫。
  “基尔伯特……亲爱的哥哥你在干什麽呢?”
  基尔伯特的呼吸,像鸟儿在轻拍翅膀,热热的气息从鼻翼吹到他的手背上。
  “散步。然後我说,路德维希,你该为你自己做出一个选择了。”
  “选择?”
  空气很潮湿,风好像顺著丘壑的轮廓,从他们周围的裹著一层白霜的草丛中,在晨曦不明朗的阴霾里,吹上浅浅的灰蓝色的天空,东方有一片灰暗的明亮。
  “那对於你来说很重要,路德维希。我和罗德里赫注定不能继续呆在一起了,你要选择跟著我走还是跟著他走,或者你独身一人去创建属於你一个人的土地。”
  “为什麽?”
  “因为我不再是那个波兰的附庸,只有波罗的海一片小小的土地的小小的东普鲁士,神圣罗马帝国容不下奥地利和普鲁士。”基尔伯特说的很轻松,好像在和他讨论今天早上喝什麽咖啡,今天中午去哪一家餐馆,晚上要不要去看场歌剧,睡觉前应该看什麽书一样。
  “因为哥哥是大人了所以就不能继续和罗德里赫呆在一起?这……太荒谬了。一定可以的,等到战争结束了,我们还可以一起在中欧。”
  基尔伯特转过身,把路德维希撞在干硬的树干上,双手,摁住路德维希的肩膀,他的右手在颤抖,英气勃发又狼狈不堪。
  “路德维希,你知道的,在任何一个家庭里,孩子们长大之後都会离开他们的父亲和母亲,兄弟们分道扬镳,争夺祖辈父辈留下来的财富。只有长子可以继承财产,做一个像他父亲那样的容克,剩下的孩子们就要去加入军队,开辟新的土地。这就是为什麽普鲁士的领土在一天天扩大,而我的军队有这麽优秀的士兵。”
  “所以,基尔伯特,你要离开罗德里赫麽?”
  “那是必然的……每一个家庭和联邦的必然。”
  路德维希的手覆盖住基尔伯特冰凉的手背,右手抖的很厉害,他鼓起勇气直视兄长的眼睛,那眼睛在说,鼓起勇气别做胆小鬼。他又把目光从基尔伯特的脸上移开,看向更广袤的天空,太阳在他们的一侧,然後热乎乎的眼泪从脸颊上滴下来,掉在他们的手指上。
  基尔伯特抱住他,胡茬蹭在他的额头上,那冰冷的手揉著路德维希的头发。
  基尔伯特的怀抱,不像罗德里赫的怀抱那样温柔,并有香料的味道。实际上,男人的臂膀间并不舒服,隔著军装和勋章,在一片冰凉的晨雾中,唯一的温暖便是兄长的呼吸和微热的嘴唇印在他的额头上。
  
  我并不想离开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奥地利和普鲁士,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特雷西亚和腓特烈。
  四十六亿岁地球,本应在比她还年轻的上帝为她指好的轨道上,一边跳著二十三小时五十六分锺的芭蕾,一边以三百五十六天四小时为周期,斜著身子,绕著巨大的火球摇摆身体;现在她却好像隧发枪的子弹到了两百米以外,弹道完全失去了近代科学的控制,只是一颗危险的流弹,飞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无论制作枪炮的机床多麽精密,子弹的飞行轨迹在它坠落或嵌入什麽东西里面之前,那短短的、又激烈残酷的几秒锺里,都充斥著人类所制造的不确定的悲哀。
  所以,我不知道我应该跟著你还是罗德里赫。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神圣罗马帝国麽?你们名义上都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邦国。
  可我爱著你们,我的兄弟。
  
  “如果我死去的话,我的领土,我的军队,我的人民,都将是你的。不管你的选择是独立的西部,还是普鲁士,还是奥地利。”
  那天早上,基尔伯特抱著他对他说的最後一句话。
  太阳完全离开了秋冬交际之时那光秃秃的树枝,在地球一万五千多万千米之外的地方,黑漆漆的宇宙深处,燃烧著它的生命。
  
  把耳朵隔在松软的土地上,隐约可以听到两军的繁忙。他们赶在中午开饭之前回到了营地,丘陵之间的泥土路并不难走,基尔伯特给他一块手帕擦干他脸上的水珠。
  从哪里来的手帕……你竟然会用这种东西?
  当然不是我的了,本大爷在小镇里喝酒的时候一个姑娘送给我的!你看,本大爷在哪里都一样帅。基尔伯特笑的很狂妄,好像他完全忘了受的伤。
  早晨的雾在十一时消散殆尽,天气非常好,在山丘上临时的哨所里他们甚至能看见法奥联军的兵营正在收拾营房,看见波旁飘扬的百合花和哈布斯堡狰狞张扬的狮子,兵分三路在高地和丘陵之间的小平原上袭来。
  
  路德维希离开粗糙的石屋,那只是一个储物室,铜锁挂到门扉上,钥匙收进大衣的口袋里,接著他带上菲尼西亚诺送给他的一副手套,上面织著不对称的土豆和番茄,还有伊万送给了他一条纯毛的围巾,伊万说这是基尔伯特以前送给他的,他一直都没带过。虽然已经快到下午,天气转暖。
  基尔伯特唯一留下来的一幅油画,他送给了柏林的一家正在重建中的博物馆,三人的照片和钥匙都在大衣口袋。
  他登上那个小山丘,土地松软,可以看见会战的古战场,镶嵌著一条小溪的平原和现在荒废著的农场,零零星星的农舍分布在以前的罗斯巴赫村、雅努斯和包岑三座小丘之间。
  
  下午的时候,伟大的君主站在小山丘上,透过望远镜的长筒凝视著远方宽阔处的三支军队。在侦察兵的协助下,判断了法奥联军的动向之後,两点半时,立即命令军人们收拾好营房离开营地,准备以高地为掩护,袭击敌军暴露的侧翼。基尔伯特,佩上他的刀和短枪,在他们刚才呆过的那片小空地上集结军队,安静的清晨已经消散在马蹄的嗒嗒声,和军乐的震耳中了。
  基尔伯特的骑兵队伍在包岑山的後面,马儿没有嘶鸣,静候敌人的到来。当他们看到第一个奥地利骑兵,四千人的队伍像一把利刃,冲进还没展开作战队列的联军。他们冲击了法国和奥地利的军队四五次之後,在两座高地上的火炮的掩护下撤离了,等待著步兵的主力。
  普鲁士军队好像在训练场上一样和著军乐得鼓点,承受著从天而降的火炮带来的随机的死亡,斜线队形的铁墙在一棵树木都没有的战场的草地上推进。骑兵部队从後方杀入联军……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太阳将要坠进西方的天空,红色的霞光像滚滚波浪,风卷走最後的硝烟和战火。
  路德维希穿过结束了战斗後疲惫的军旅,可人们还是兴奋并津津乐道谈论著这场将被记入史册的战役,他穿过千米长的步兵战线,在躺著死去的奥地利人和法兰西人的原野上像一个孩子那样跑著,冲撞进骑兵的队伍。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骑兵上尉在哪里?
  他的眼睛,被有著枪械余热,带著一层汗的手指蒙住。
  我在这儿,可怜的找不到哥哥的小路德。
  基尔伯特弯下身吻了他,在唇上。轻轻的,像鸟的羽翼。
  “路德,路德,听著,无论发生什麽事情,我都是你哥哥。”
  
  此时,静悄悄的世界,除了汽车的鸣笛,萨尔河沈默的奔流外,路德维希好像还听到了每立方米一点二九千克的空气中,夹杂著即将坠向地球另一边的太阳甜美的嗓音,仿佛海妖的私语,又不由得让他想起哥哥撩在他前额的发梢,和几百年前哥哥给他的绝望的爱。
  
  
  
  
  
  --胡子..我很喜欢胡渣...可其实当时普鲁士军队胡子款式是统一的...络腮胡和向上翘的...= V=|||这就像武士头一样麽~~<---此行无视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原来真的有7!非常兴奋的坐下来看~~
啊!对不起突然前来搭讪...因为在托尼上看了好几篇兄弟的文章感觉好萌~一查发现都是您写的,所以就追了过来...(天音:你是跟踪框狂啊?!)
不过现在这文的时间轴开始把我弄糊涂了...请问路德现在是否在回忆?(被打)

No title

其实俺也去你家BLOG偷窥搭讪了么=33333333=...搭讪和调戏都是好事儿【啥?】
orz时间轴我也有点囧...囧rz时间无能啊...
大多数是回忆……开头和中间一小陀和结尾是二战后的事儿..【被踢屁股】.
捂脸我好糟糕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