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7

[独普]WE BROTHERS.3

其实这个故事漫长也很短暂,但是……我塑造的太失败了....||改到最后都不想改了败就败吧混蛋..开心的写八月去吧=V=|||||
主要问题源于视角...怎么才能从路德视角扯到发生在东普鲁士狼穴惊心动魄的暗杀?于是..之前写好的暗杀场景全部DEL...吧...

  三、七月阴谋
  
  走近东普鲁士多雨的季节,路德会想起闷热的一九四四年,狼穴依旧戒备森严。乘坐军用吉普,在高大的林间的乡村泥路上颠颠簸簸。小路的两侧,弯弯曲曲的布满沟壕里,最精锐与忠诚的青年,黑色的领章上绣著两道银色闪电,端著重机枪,警惕的四处观察……
  有一次阴谋,叫瓦尔基里。
  
  路德维希,在柏林的小军事沙龙里,见到了那个叫冯•施陶芬贝格的国防军上校──激烈的争论声,在皮靴触地,巨大的推门声後戛然而止。然後,那位曾在北非战役中受伤致残的上校,深深地映进他的脑中。
  虽然上校不是元首所极力塑造的标准“金发碧眼”日尔曼人,但他却可以肯定这是一个极其高贵的国防军军官──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他端坐在沙龙的中央,脸部线条僵硬,像文艺复兴时期的石雕,沈默不语,却威严无比。唯一的蓝色的眼珠,在深陷的眼眶中缓缓转动,年轻勃发的男人凝视著自己。
  沙龙里聚满了国防军高官,一些无名的政客,和一些仅仅出於对德国这个国家、这片土地的深沈的爱而来到这里的普通人。甚至,还有些是被列在盖世太保秘密名单里的危险分子,而且,基尔伯特也在那群乌鸦鸦一片的人中。进门的顷刻间,他竟没有看到苍白的兄长。
  基尔伯特看到他的弟弟显得惊讶又局促不安。一九四四年六月份,基尔伯特患上了在夏天极为罕见的伤寒,到了七月下旬也未见好转。他的脸大部分几乎失去了血色,腮部却不正常的泛红──哥哥他一定正在发高烧,他应该多休息点,路德维希想。
  “咳咳……”
  此刻沙龙的氛围完全凝注,小小的空间里几十个人的视线全部注视在自己的脸上。
  旁边的人拍著哥哥的背,“你还是回去休息下吧,贝什米特上校。”气氛从尴尬紧张的零点,像从冰块间移动到温水里的温度计,缓缓回升。
  站在沙龙门口,身後是带来的一群秘密警察……路德维希有些不知所措,但只有短短的又惊豔的几秒锺……然後,路德回过头,生冷的说:“行动中止。”无视下属的疑惑,带著整个小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身後熙熙攘攘中,一片惊悚在楼道里渐渐消散。
  
  基尔伯特回到在柏林暂时的军人公寓时,路德维希已经在里面等了他很久很久。他立刻把刚进门未脱下外套的基尔伯特,限制在客厅墙角狭小的空间里,蓝色的眼睛直对著,那在自己影子的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红色宝石。
  他应该说什麽?
  质问为何基尔伯特要如此狂热的工作、工作、工作,几乎要让高热杀死自己?质问为何基尔伯特为什麽要不停的伤害自己,自寻灭亡?质问基尔伯特为何要与那群危险的反政府分子在一起,你难道打算背叛我麽?
  
  为什麽,自己又要问这些已经有答案的问题?
  
  一切情感都来得如此突然。
  基尔伯特的皮肤滚烫,隔著空气都可以感受到的温度。
  泪珠从他的眼中,划过他们之间的空气,掉在地上。滴水的声音在寂静的沈默中,非常刺耳。
  基尔伯特缓缓地揉乱他的头发,抱住比自己高一两公分,已比自己强壮多的多得路德维希。
  “本大爷还不是为了你这家夥的未来……但你为什麽哭泣?”
  路德的眼泪融进哥哥的银发,濡湿的发稍低垂下,沿著脖颈。
  依旧像小时候,在无数中世纪黑暗的夜晚,自己不安无法入睡时,在那温柔的怀抱中,暖暖的依偎著,眼前便会出现美丽的德国东北部的土地,高耸的哥特教堂,甚至隐隐听到唱诗班男孩嘹亮的歌声伴著锺鸣,缭绕在人间。
  
  路德维希原本希望将哥哥送进医院,可是现在所有的医院、修道院、教堂,都已经摆满了从前线回来的伤员,所以他只从医院中拿到了少量的阿司匹林。回到柏林的军人公寓,敲门。等了一分锺後,他轻轻推门,咯吱的声音,推开了一条细缝,没有锁。他睁大了眼睛,在惊愕中闯进公寓,天花板上的灰被震到地上。屋内一片凌乱,地板和茶几上随便的摆著子弹、枪、勋章、衣服、食品、药物、绷带、啤酒……唯不见那人的身影。
  然後,在脚下,他踩到了一张字条。
  “勿担心,有急事,我在去柏林机场的路上。──你的哥哥。”
  
  基尔伯特的一切动力,都来自将灵魂和生命作为燃料。
  所以,自己是无比的想将他禁锢在古老的宫殿,在古老的城堡。
  但是,他是展翅的雄鹰,他属於整片天空。他的眼睛,将穿过云层,囊括整个世界。否则,他会痛不欲生,然後灭亡。
  
  下午两点,柏林的通信指挥中心传来了不得了的消息“希特勒去世了。”这似乎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枚牌。
  柏林一片混乱,柏林军区的士兵早已集合,开始清洗纳粹高官和纳粹党卫军指挥部。那些被国防军们戏称为“金毛鸡”的纳粹高官被丢进卡车,拉进政治监狱。当有国防军部队的车,停到了路德维希的公寓的楼下,十几个人从车里跳出来冲进公寓,路德维希才意识到,这是一次政变。
  我被背叛了麽?
  这种想法瞬间充满了他的心脏,他的肺。每一次呼吸都伴随著巨大的痛苦,但脑海中的一个声音,最後的理智,在无底的臆测中疯狂的吼叫“那是谎话!基尔伯特不可能背叛我!”
  他自己的心思,路德维希并不能理解。他到底是否敬爱这位元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想换上司,但是他的人民对纳粹符号的狂热依旧像致命的海潮。接到那份“希特勒去世了”的电报的姑娘,在电报机前抽泣,然後整个收电报的工厂,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她们仿佛丧失了父亲那样,拥抱著哭在一起,军官在震惊中,下令将电报发出去……好像少了这位元首整个战线就会立刻崩溃。
  但是,到现在,一九四四年的七月,继续坚持下去,除了毁掉东欧各国的农庄、城市,只会让斯拉夫人的仇恨,毁灭未来的苏占区──那里将是普鲁士的大部分土地……如果现在,可以占领柏林,拿到了整个纳粹德国的指挥权,那样就可以向西方各国屈辱的跪下,屈辱的求和,然後一同面对共产主义的敌人……对,这是最好的,这场作战争结束的方式,最好的结局,也是最令他们,高傲无比的日耳曼人所无法接受的。难道这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选择麽?
  
  他不会那麽做得。
  
  骨牌在千钧一发之际卡住了。
  
  政变在下午五时宣告失败,坎培尔接到了来自希特勒的电话。柏林军区国防部队的归属,立刻从施陶芬格上校的一方,转入了原政府的怀抱。新政府被扼杀於摇篮之中,也许那是一个西方各国附庸的傀儡政府,也有可能会带来新时代的辉煌,但这些都无人能知了。
  希特勒从拉斯登堡的狼穴,回到柏林後组织成立七月二十日事件特别委员会,判处与政变有关的四千多人死刑,包括施陶芬格上校。
  
  路德维希在贝什米特的公寓里不知不觉中睡在了书桌上,深夜已经降临,星光璀璨像多瑙河的粼粼波光;远方的远方,教堂的锺楼正在鸣响;风穿过战场的废墟、茂密的森林、宁静的城镇,吹动书桌前的玻璃窗的白色的帘子。
  基尔伯特已经悄悄的站在了路德的背後,熟睡的男人没有反应。基尔把他架在肩上,移到书房巴洛克式的沙发里,找一件大衣盖在他的身上,把衣角掖到他的肩下。去关窗子吧?他想。忽然,袖子被路德用力的拽住,他倒进了沙发,靠在路德的身上。
  “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我很担心你……我希望那不是你的选择……呃……我是说,瓦尔基里计划。”
  窗帘像乳白色的带子在星光下舞动,夜晚微凉的风中基尔伯特的手微微颤抖,随後他的整个身子都在冷冷的星光下抖动,细小又低沈的呜咽,从男人的喉咙中像最沈重又细小的浪花,翻滚到深蓝的海面。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瓦尔基里,我拖到那个纪录片了,要咩?要的话我找个网盘上传一下?

No title

其实我是看的瓦尔基里的好莱坞电影【被殴打~~
=3=我看看吧..最近下了很多纪录片可是都没看……=VVV=!中文字幕咩?没有的话练习听力了……【其实我英文很差啊..
用RAYFILE吧.

No title

RF我,用不了- -|||||||我电脑是苹果,RF那个客户端系统不支持
我可以用megaupload。。。orz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