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2

[aph/独普]We Brothers.1

一、五月和风
  
  柏林到了五月初的时候,天气很暖和,可以在二楼的天台上懒洋洋的晒太阳。有时,路德维希会突然想到一幅画面,在维也纳的时日,他和褐色头发的小姑娘,英俊的哥哥和温文尔雅的奥地利贵族,一起坐在皇家园林里山坡的树阴下。阳光像碎碎的金子,撒在草地上,远方飘来钢琴的乐音。当然现在他知道了,所谓的小姑娘是住在他家北边热情又只会帮倒忙的却不令人讨厌的邻居,奥地利的贵族先生依旧是贵族,但自从十八世纪丢了西里西亚省就有些寂寞和落魄,然後,英俊的哥哥,後一九四五年的五月,路德维希就再也没看到过他。
  
  一九四五年的五月,柏林的空气中粉尘弥漫,大多数来自那些上了年纪的建筑物,在苏军的炮火和来来往往的轰炸机的影子中不堪一击。但是,肾上腺素依然密集的悬浮在带著各种味道的五月和风里。最後的党卫军和人民冲锋队,这些人似乎是最後的民族主义者,壮烈的爱国者。他们的行动又使人的生命在这绞肉机式的战火中,显得更加卑微渺小。柏林新国会大厦的地保里,聚集著全国最忠诚的纳粹主义者,一群拥有著最赤诚的心的日耳曼人。但路德维希认为他们效忠的对象完全错误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要求与他和谈,但他却希望推拖一下。没错,只要坚持到美国和英国的军队攻打到柏林就可以向他们投降了。这种想法,在军队中,似乎瘟疫一般传播,一种被上层所默许的瘟疫。此时此刻,除了纳粹主义者,这种投降主义是所有国防部高官的想法。
  “所以,我军无法接受您的建议。”
  “但是……路德维希,我已经把基尔伯特包围了。”说完,电话就迅速挂上了,传来接线员的询问声。伊万的话总是给他带来少许的震撼,因为那是如此的意味深长。是一种威胁?无意的情报透露?只是随心所欲的说一句闲聊的话?在高度失真的电话线里,他无法确定苏联人的意图。而至於基尔伯特的安全,他并没有多考虑。
  
  投降吧。路德维希确实可以听见伊万,在耳边,如创世纪里的恶魔般低咏。
  但是路德维希没有投降,直到某位元首在地堡里自杀──他在吞下毒药的瞬间扣动扳机,他的死亡与千千万万的平民、士兵、犹太人生命中痛苦的终结相比,像是一种通往死後世界途中的享受。
  
  
  在德国,已经缩水了几乎一半的土地上,可以勾起路德回忆的地方太多。虽然在战後的某个五月他忙於应付两个意识形态完全矛盾的上司──一个来自自由的星条旗下,一个手中举著鲜豔的苏联国旗,但他还是抽出时间打听那自从东普鲁士一役之後就失去踪迹的哥哥。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我找找。”
  红十字会的办公室在战後那段时间非常拥挤,来得大多数是带著孩子的妇女,或者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办公室的职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时,社会中坚阶层的男性极少。有时人们在拿到贴著红十字的信函之後,抱头痛哭,或者在无声的沈默中让泪水从干涸的眼眶中落下,或者依旧寄希望於同盟国军事法庭上的名单,生还者名单虽然密密麻麻,但比起在整个战争中德国所投入的青年们,那还是太少了。
  但是,男人正是如此的一种缺乏理性的生物,让各种各样的冲动左右自己的思维。突然而至的困难并不会难倒他们,反而长时间的细微折磨,理想完成的无望,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他们放弃。因此瞬间的热血沸腾,让男人选择了战争,从来不计後果。
  比如说,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
  漫长的战争已经磨去了路德维希的棱角,然後,基尔伯特,生死未卜。
  “对不起,我们的名单上没有他。你可以去军事法庭找一下。”
  
  红十字会的名单上无论是阵亡者还是生还者中都没有那个名字,在四五年的五月,柏林的总部宣布投降之後,布拉金斯基说起关於基尔伯特的事情。他听说在库尔兰,见到了一个高傲的军官,像一个老容克,他的银发特别耀眼,普鲁士蓝的军装破旧不堪,然而威严丝毫不减──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整个普鲁士。
  然後呢?路德维希迫切的想知道结果。
  “容克自杀了。死得时候我不在旁边,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或者说我可以肯定地猜测,他用最令军人骄傲的方式死去。”
  “可以和我说的详细一点麽?”
  电话挂上。
  
  路德维希不相信,俄国人的所言所语。旧普鲁士王国的土地,他正踩在脚下。那土地的感觉,还是那样充满了硫磺和黑火药的味道,他永远不会忘记的,基尔伯特身上的味道。
  谁能告诉路德维希,基尔伯特在哪里?
  
  他想去库尔兰[波罗的海的库尔兰半岛,在东普鲁士的北面,二战後期坚持到最後的德军根据地之一。],寻找基尔伯特的坟墓。那定然是一座小小的军人式的坟墓──姓名不详,立在乡村之间的小道旁的简陋的军人墓园里,但是放在墓堆上的十字架做得非常精致。路德维希一定可以认出他哥哥的坟墓。
  
  五月末的时候,路德维希把国内的事情交给两位斗鸡一般的上司,脱下穿了数年的军装,摘下勋章,换上件美国味道的休闲装,开始了旅行。他人生第一次从繁忙的国家中离开的旅行──忘记经济,政治,外交,和战争的废墟。
  
  五月的和风,有著六月的期待。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