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8

一V一寒假又荒废了人生无望,记下那感人的动画……

寒假又荒废了,21天前决定要好好学习,结果现在作业都写不完,答应同学搞的游戏脚本也没弄...学校里的事情同样一团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同学和老师,各种各样的青春期矛盾暴露无遗。曾经为我的青春期终于到来热血了一阵,结果现在又消沉下去了,又变成了那个阴阳怪气的蜀黍。于是回忆下以前单纯的快乐时光……

BLASSREITER非常好的动画没人看
鸦KARAS非常好的动画没人看
战斗妖精风雪非常好的动画好像有几个人看


上述三部中最杯具的莫过于BR了,26集的TV呢……从BR的制作与销售来看,GONZO公司的倒闭完全在意料之中。把动画做的那么好的公司真少一M一~没觉得烂尾啊……相反结尾非常震撼……风雪的结尾也是……
突然想起来,KARAS被评为烂尾作,可能我对画面除了人物以外要求都比较低……没感觉到制作上后期的不足,剧情更是从开始到最后一直很神……
不得不说我很好这口,这3部动画的主线其实都是……两个男人的纠葛哈哈人设也都很有共通点主角性格也十分接近啊【揍】

今天和昨天重温了间之楔,初中刚刚入门耽美的时候下载了这部ova,由于年代的久远和人设的成熟难以接受,不好意思的说当时只是为了看H,发现尺度不是想象的那样就DEL了…
QAQ又看了遍,人设是恩田尚之老师,就是BLASSREITER的人设,也许现在最喜的人设就是恩田尚之了……期待几周后或者几个月后的间之楔新版OVA……一V一人设太心水了【喂!】【顺便一提,看了下间之楔的文,翻译的我看不懂……求好理解的翻译】

最近在关注无头骑士异闻录……发现大家都在静临……我在临静……请问我又杯具了么..?
下定决心要买碟的一部TV是幕末机关说,下载不到OTZ灰常期待该片是神作...幕末机关说让我想起了新撰组异闻录、鬼眼狂刀和冬の蝉一V一冬の蝉的片子我好像弄丢了,也有可能在机子的某个角落OTZ抓紧重新下载遍……
还有MONSTER……有……有时间就看吧……OTZ可能要败碟,那个设定我有点难以接受啊

=V=……等老了回头重温BLASSREITER 鸦KARAS 战斗妖精风雪 新撰组异闻录 间之楔 冬の蝉 Claymore 幕末机关说/span>待定=V=||
等换了能播MKV的硬件我就败那个高清盘【内牛】

于是父母也很迫切的要换电脑,最晚五一就能和这台除了CPU以外所有硬件【包括显示器】都坏过的电脑farewell了……


现在……从一开始就吸引我到最后的动画太他妈少了 内牛..

怒吼一句:讨好同人女的东西怎么越来越少啊啊啊啊!弄得我这么饥渴!!!!!你们这群死宅都去死啊【被扔

2010-02-21

拔了一颗好大的牙OTZ

纪念下……手机找不到了……过几天上真相……内牛满面……

2010-02-09

[菊耀]逝去的面影.3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旅行的疲惫还没来得及从脚尖传到脑中,他就回到了破败的家乡。

意外的,当王耀到了这里的时候,归乡的喜悦反而轻易的在空中散失了。那种喜悦,是王耀在缓慢摇摆着的渡轮上体验到的,水的味道从没有关严实的舱门中渗透进来,隔着船身,波浪的触感十分真切——这使他回想到了很早很早的时候,他仍有许多敌人和朋友。夜里,他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出了被狼烟包围了的城市,跑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渡口,后面是密密麻麻的火光,没有路可以走了,他跳进了水里,蒹葭枯萎的叶子和冷水刺痛了他的皮肤。他睁着眼睛,看到自己呼出的气泡螺旋上升,看到皎洁的月光在水波间舞动……那时他几乎以为自己死去了。

可他没有死,在战火中活了下来,渐从一个孩子变成了青年。

 

王耀突然被拉住了,那时他正在思考的出神,几乎跌坐在地上。他恼怒的回过身,却发现站在背后的是一位陌生的青年。

“……您是?”青年人比他高了许多,比他年轻,也比他要强壮,头发在阳光下是淡淡的灰色,眼睛的颜色他看不清楚,毕竟背后的阳光过于明亮。

年轻人看着他的眼睛,那目光丝毫不懂回避与谦让,于是王耀也只好那样看着他,以一种阳光下微妙着的角度。

男人终于开口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想说什么,表达什么,但最后还是归于缄默。他挥了挥手,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高大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京师的小巷里。

“真是奇怪的人哪。”

他想起来,在羽黑山居住的时候,本田对他说,比起关心别人,还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吧。说完了,本田端起了陶制的茶碗,喝了一口,然后又皱着眉头喝完了剩下的茶水,地面上放置着空了的茶入,和被扔到了一边的茶杓【注】。分明难喝极了,但本田还是莞尔一笑称赞他的茶艺。

“好像是你在指责我帮助了你一样,在你小的时候,那片竹林里,月光下。”

 

1900年的10月份,天气闷热,雨刚停不久,依旧可以听到水珠从房顶的砖瓦上旋转坠落的声音。他又见到了本田,和那个莽撞的男人。

 

王耀第一次在自己家里见到这么多洋人——本田站在会场一角窗前的光柱里,看着窗外;横挡在他们之间的尽是那些有着怪异发色、瞳色和口音的人。这种气氛,让他不舒服极了,忽然怀想起摇摆的船舱和羽黑山里偏僻的木屋。

他注意到另外一个人,站在人群中,显得有些胆怯,一点都不与他的高大身材相符。他问旁边的翻译官那是谁,回答道:“是俄国,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上一次大大出手是在几百年前的光景了,当时自己也跟着军队去了前线,或许在那里他们相遇过,但是王耀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那时伊万是什么样子。那时他的头发也介于金色与灰色之间?他的眼睛也像这样藏匿在黑暗中?他的身材早已如此魁梧?

站在窗前的少年回过了身,少年此时已经不再穿着带有雨水和草叶味道的和衣,他穿着白色笔直的制服,金色的绶带在阳光下显得耀眼,腰上的刀鞘也如此。可是他依旧穿着长袍,身上带着墨香,时代变的有些残酷,尤其对于他。

客套完了,寒暄完了,他们在精心布置的会场里入座。王耀接过面前送来的一张张条约,阅读着每一行字,读完之后把那薄薄却犹如千斤的放在桌子上,等着上司签上名字。

他没有决定的权利,毕竟,历史的轨迹从来不是依照他们这些国家的意志来发展的。

 

最后的仪式结束之前,他就离开了会议桌,不久,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斯拉夫人在离开前来到了他身旁,和他一起站在本田呆过的窗前,问他,“您有没有想过要反抗?”

“反抗我的政府,还是反抗你们?”

他看着窗外,那本田凝视了许久的景致,云彩隐去了太阳的光辉,在黯淡的日光下,仿佛风的轮廓也若隐若现,不远处是一片一半被开为稻田的湖。他注视着窗外许久许久,看着离开的人群被拉长了的影,听见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被蒸干的声音,感觉到耳边拂过发梢的微风……待他回过身,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和狼藉一片的会议桌。

在鹤岗的时候,那天的港口炎热至极——脚趾似乎要被从水门汀传来的热度烫出水泡,少年竭尽全力让他留在日本不要回去,那时他不懂本田的真意,现在明白了。本田的善意总是通过这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来表达,但这也正是少年的青涩之处。分明,这次战争里,从日本派来的军队最多了。

他很累了,真的。

吱吱呀呀的声音,在湿润的空气中,木纹绽开的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他回过头,是本田菊。

“你怎么又回来了。”他几乎可以在偌大的屋子里听见自己孤单的回音,“有什么事情?”

“东西。”

“嗯?”

本田的军靴踏在木地板上,发出咯噔的声音,恰好和他的心跳重合,少年好像要走到他面前,但中途又转开了,停在了窗中透进来的阳光无法照亮的屋角,“忘在这里了。”少年嘟囔着,传来了金属碰撞的铿锵声,拿起了立在墙角的刀。少年默默的拔出了利刃,从那里透出来的光是寒冷的,和窗外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凝视着锐利的刀面,是一把难求的好刀。不由得,他感到一丝紧张,渐渐的那种负面情绪无可抑制的发展起来,像火星掉到了废纸里,直到少年拿起刀对着他,然后步步向他逼近。他的呼吸更加急促,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直到背脊靠上了墙壁,无处可去。

“为什么?”他问出口才发现自己多么愚蠢,许多事情并不需要一个明了的答案,因为它已经发生了,本田就在自己对面半米的地方,打刀举过了头顶,然后刀尖的清辉更加耀眼冷峻。

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突然想起来,夏雨将歇的时候,远方连绵的山峦在雾霭里淡淡的,像水墨泼洒在天际然后渗透出一片阴虚的淡灰。他见到了站在竹林下的本田。那时的本田还是孩子,用充满了稚气的声音说:“你好,太阳落下的地方的国家,我是日本。”

而现在的本田,不是孩子,也不是少年了。

他没必要为本田撑起油纸伞,没有必要让少年站在他旁边,没有必要拉着他的手。过去像飞鸟一样,飞走了,影子没有留下,连羽毛划过的痕迹都没有。

刀卷带起的风切断了发丝,又伤了他的肩膀,但那疼痛却没有继续。他睁开眼睛,看到斯拉夫人拉住了本田的手腕。

“日本,你不能从这里得到太多的好处,而且你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

“有时我们身不由己。”本田说,声调依旧平稳,但王耀却觉得,本田几乎要悲伤的流泪,就像他一样。

“他是你的哥哥。”伊万这么说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然后松开了本田的手腕。

 

注:反正就是喝茶的东西……【殴

2010-02-08

人不太好当,吐糟慎

完全是吐糟,当你开始阅读的时候请注意我没有逼你读完,
我就是看这个社会不爽

有时人不能太好当,有时你要故意让自己下贱一些。

其实不得不承认的,我自从某一天以来,都有一种优越感,这不仅仅源于家庭背景的文化深度,还因为我自认自己想的比别人多——不是说我关心政治忧国忧民(每个青年人都会这么做),而是我喜欢为他人多想。如果我这么做他./她会不会伤心,如果我这么表现自己会不会另它难堪?你们尽可以把这理解为素质,是的,素质就是这样,利己的时候不能损他,然而不损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利他。

我当然只是一个高中生了,社会对于我们这些被高考束缚的人来讲有点远(我认为高考就是一种愚民教育,教的不是知识,而是一种刻板啥都听领导的思维方式),可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的,将“利己”最大化最行之有效的措施就是“损他”。

先从比较贴切我们生活经验的说起,现在谁在网络游戏里没给骗过?谁没给盗过?不说这个,我们说,谁没给骂过?我是一个有素质的人,一点都不夸张,在游戏里被骗了也就自认倒霉并且自己坚决不这么做,盗号我没技术有技术我也不干,至于被骂我也只是反讽几句然后默默地离开房间。(我知道学校里有些人觉得我素质不高,是个变态,没脑子,乡下女人,如果你们评判人的标准就是看他怎么说话,那么你们太肤浅了。骂和speak ill不一样,在我看来)网络游戏里,所有人都带着面具,谁都不认识谁,也许会有那么几个服务器名人但谁有有时间去人肉他们?因此,网络世界,尤其是游戏这种高度仿真的世界,是国民性体现的绝佳舞台——诚实的人依旧诚实被欺,奸诈的人依旧呼风唤雨事业有成;没素质的人在骂街,不知道珍惜父母劳动成果的少年用喇叭数123,为了发泄现实生活的失意在PK时狂用外挂;见到蝇头小利都不放过,没了面子的使劲抢,比如说dnf里经常出现的“甩货1g一个!”结果吃了亏就又开始骂,唉,何苦。除了这些各色的群众,现实生活中另外一个重要的大爷级角色政府也在网络上频频出现——最大爷的不是服务器名人,他们充其量就是个富商,大爷们是他娘的运营商,想咋的就咋的,玩家骂的在凶,你们这群傻逼该玩还玩不宰你们宰谁?、

可是我坚信着“你认真你就输了”所以我不和上述各种游戏里的恶势力争斗,默默地做着被欺的老好人。

曾经兄长对我说WOW是大学入门课程,虽然我很遗憾的一直都没功夫玩,其实任何一个游戏都是社会入门课程,转多了你就知道社会的真实了。



另一方面是BBS和贴吧,贴吧是一个让我心碎的地方。有才华的人无法得到重视,只要你和吧主关系不好你在这个吧就没前途,得势的是那些溜须拍马(可以理解为标题党,H快来呀)的小人,越浅显越没素质越有人看,越灌水越自顶人气越高;BBS我初中混的很差,被总坛主骂过,我就是那待宰的民工,她就是那口口声声说维护秩序的政府,真的是这样的。我将低调视为人生第一美德,我欣赏的文都在第N页,首页永远被一片莫名其妙的文占据着。低调,你就要被漠视,当然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明白的,“你认真你就输了”,我不认为被大众认可是必要的,相反被小众珍视显得更有价值,更加可贵。

你只要做的和所有人都一样,你只要迎合大多数人的口味,你只要按照大多数人的想法来行事,你在这个社会或者贴吧里就成功了。然而我们所处的社会里的大多数人都是一样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那一种,而是因为在互相猜忌、残害中,忘记了作为人的根本准则——低调,务实,诚实、守信、善良、正直……然而我所说的小众,就是这些低调,务实,诚实、守信、善良、正直的人。

有时你不能让自己是一个太好的人,真的,你会被欺负,被欺骗,被陷害,大多数人把你的利益变成他们的利益,你就变成了他妈的一个穷光蛋,一个民工。

我娘买车时间不久估计有三四个月了,这期间我们被碰瓷过,被卡在车位里出不来过,被人堵在路上走不了过,被迫急刹车过。碰瓷让人恨的牙痒痒,可这就是现实,而且法律和制度偏向了所谓的弱者。碰瓷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一种悲哀。碰瓷是这样形成的:1、制度的不公平让社会中出现了强者和弱者 2、制度的自我纠正导致政策偏向弱者 3、部分弱者的低素质、低教育、还有本身的弱,使政策的偏向成为挣钱的方式。碰瓷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很显然,弱者通过贩卖自己的人权获得利益,(一个有理想有志气有素质的人是不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谋取利益的)同时也出卖了诚信等等等品质。至于受害者,所谓的司机并不一定是强者——社会评定强弱的方式出现了问题,难道一个开着货车的民工撞了富二代也要赔上几十万?正是这种制度漏洞,导致了多少货车司机撞了人之后再压上几遍?说白了,还是中国人在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时候,由于道德素质、固有现实等种种原因,通过了各种各样损他的手段。

中国人停车的坏习惯就不说了,做过车的人都知道。

交通理念是体现国民性的重要方面,我就不再盗取他人的观点了,请各位来这里看吧,放心,海归论坛,没种马。

http://www.haiguinet.com/forum/viewtopic.php?t=1059211

http://www.haiguinet.com/forum/viewtopic.php?t=1059104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你在特定的人群中时,聪明的人会像变色龙一样改变自己,固执的人会认为这种行为是无尊严的。所以,当你到了一群民工聚集的地方,请你民工一点,和他们一样吃着最便宜的火烧,说着最质朴的话;当你到了一群骗子的集会里,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然后去骗别人;当你遇到了野蛮的人,那么你也野蛮,说最低劣的话,做最低劣的事,否则你会因为你的固执被欺负到死。

尊严是什么?是个屁,不能吃,还不好闻。

人格是什么?装给别人看的。

因为尊严、人格这些品质在现实生活中难以寻觅,所以小说和电影才会那么喜欢塑造有尊严的人物。

由于人是一种有点小聪明的社会群体动物,规范人行为的两种准则是法律制度和道德素质,当你不按照大多数人所作所为去做的时候你就要出事,所以,人不是那么好当,当你在这个群体里越畜生、越善于闯黄灯时你就越有利。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