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2

[APH/鲁普]普鲁士蓝.2

糟糕……崩坏了||..

Chapter.2
有一棵松树孤单单
在北国荒山上面。
它进入睡乡;冰和雪
给它裹上了白毯。


在梦中,梦中。他见到了,小时候,在柯尼斯堡里。壁炉里的火焰噼啪的响,外层是热烈的红,中间是,神圣宁和的黄,闪烁着。小小的窗子外面,蓝天,飞鸟,光束射进来。穿过窗子,可以看到猎场上的路德。
梦中,他见到了,当他们可以和伊万•布拉金斯基,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F•琼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并肩站在一起,主宰资本主义世界的时候,威廉二世开始了WW1。二十一年的休战后,他们再次狂妄的将欧洲地图放在桌子上,他们笑得多么开心,铁十字间的橡叶掉到了地上。
接着又听到了,防空警报,高射炮“噗噗”的闷响,炸弹的尖鸣和它坠地后的怒吼;东线乌拉的喊声,穿着冬季白色军服的军人从雪丘上奔下,崩山一般的气势,大部分人倒下了,尸体几乎要叠起来,有些人却进入了他们的壕沟,白刃战开始……接着他从梦中惊醒,汗水从头发上滴下。

从地下工事里走出来,贝什米特终于可以在战壕的夹缝间,见到一道狭长的黑夜,冰蓝的星光和淡黄的月亮。
他拿上两件大衣爬上梯子,静悄悄的前线,只有他一个人。他站起来,毫无畏惧,即使他知道这有多么危险……站在光秃秃的战场上。
明天将会是晴天么?他希望永远不要有一个晴天。
对面是伊万的壕沟。毫无生气,里面睡得也许全都是死人,因为喝了太多的酒。

一个人,披着两件大衣,走在夜间冰冷的森林里,星空斑斓如海,深蓝或者漆黑的海,找一个地方坐下,静静的聆听,老松树的轻语。
沙沙的脚步声,轻咳。
“我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博物学家。”
是布拉金斯基。他从身上摸索,想找出那把用了很久,已经修过很多次瓦尔特,却只摸到了空的枪套。
“喂,你不会出来的时候忘拿枪了吧。”
贝什米特从脑中,可以想象出,布拉金斯基此时此刻的表情——微笑,也许是嘲笑。
“我可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怎么,出来散步么?空气很清新呢,明天或许是个晴天,那样轰炸机就可以工作了……多么令人怀念的晴日,美好的阳光,和碧蓝的天空,以及掠过的铁鸟,惊慌逃窜的德国人。”
“那么,布拉金斯基先生,您又出来做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看我在冷冷的月光下倚着松树干?”贝什米特的拳头攥得紧紧,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扭曲了。心脏,咚咚的跳跃。愤怒,从心中像干柴一样被点燃。
“你那么想的话,当然也可以……但是……我带枪了。”
那么现在,贝什米特想,那个人的脸一定又是那幅冷酷无情的样子。斯拉夫人的微笑永远都是假象,他讨厌布拉金斯基。
枪口抵在他的后脑,捋过他的头发。“好好的呆在这,别动。”
贝什米特听见布拉金斯基坐了下来,在松树的另一侧。他想,布拉金斯基所坐的地方,应该正好可以看到第一缕阳光。那阳光不会温暖到,可以让积雪融成溪水。而他,却正对着德意志。松林里非常的冷,贝什米特觉着大概零下二十度的样子,但远不及在俄罗斯的土地上,那彻骨的、无边的、吞噬人的大雪所带来的绝望的感受。坐在身后的那个斯拉夫人,一直都住在那种地方,小小的农场,贫困的生活,和伏特加做伴。
林子静悄悄的,月亮在下沉。
闭上眼睛,黑暗无边,却不让人惊恐,眼中没有战争的碎屑,没有一道道带着血光的幻觉。
“你在生气么?”布拉金斯基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过古老的哥特式钟楼,穿过层层树林,和雪坡。
“没有了。”
手枪没有威胁的指着他。伏特加的酒瓶在布拉金斯基手里,发出泠泠的声音,酒香刺鼻,混合着松枝的味道,随后是下咽酒水的咕哝声。
没人说话,松树下安静的,像一个人都没有。
“……”布拉金斯基回头看着贝什米特,“白痴。”
贝什米特的呼吸很平稳,但布拉金斯基看不清他的脸。“再睡下去可要死了……”

当睁开眼睛,他觉着自己几乎要被冻死了,但还没糟到毫无知觉。阳光灿烂,身上有三件大衣,最外面一件上伤痕累累。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身上的雪飘落。远方的沼泽和森林,看得一清二楚。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2-22

【资料整理】十三世纪的阿尔比异端…血泪史..

=V=||把以前搜到的油菜资料都整理一下……国拟人适用..关于法叔下部【!?}的故事……好吧~南部...

PART .1 【来源..WIKI

阿爾比派(Albigenses),又稱為純潔派(Cathari)或是中古世紀基督教的一支異端教派名,主要分布在法國南部,名稱源自於法國南部的阿爾比(Albi)城。


[编辑] 思想
阿爾比派與摩尼教及諾斯底主義有淵源關係,主張靈魂高於肉體的二元論。認為善神造靈魂﹐惡神造肉身﹐而肉身僅是束縛靈魂。否認耶穌基督是神﹐只視之為最高的受造者﹐其肉身不具實體,所以既沒有死亡,也無升天。聖靈也只是受造者﹐是眾靈(包括天使和人的靈魂)之首。他們不殺生,反對教階制度和神職人員擁有財產,也不認為聖事具有效力。


[编辑] 歷史
阿爾比派原本起源於巴爾幹半島,大約於1145年傳入阿爾比,11~12世紀左右,盛行於法國南部和義大利北部﹐以法國為活動中心的派別。1179年被教皇亞力山大三世宣佈為異端。1208年﹐教皇英諾森三世正式以武力討伐此派,號召了所謂阿爾比十字軍(Albigensian Crusade)來進行鎮壓行動,此次暴力鎮壓經歷20年(1209-1229)。至14世紀末期,該派逐漸消失。


PART.2 [来源.我也忘了……百到的吧..存在某个扇区里..

阿尔比派(卡塔尔派)(Cathar)这一派信徒谴责世俗,自称是纯洁的。本是巴尔干半岛上的一个教派,他们反对神职人员称为“完人“,反对神职人员拥有财产,与当时罗马教会的神职人员的行为有强列冲突,但深得反对腐败的基层人民支持。1179年教皇亚历山大三世宣布阿尔比派为异端,动员西欧各国对异端的暴力镇压。阿尔比派在法国南部图卢兹郡受到贵族的同情,反对罗马教庭。1208年,教皇特使在图卢兹伯爵府中被杀,引发教皇讨伐阿尔比派,并宣布凡参加讨伐异端的十字军都不受国家法律约束,他们过去及将来所犯的罪都得到教会赦免,所欠的债不用付息。法国北部贵族垂涎南部的财富,纷纷加入。于1213年,阿尔比派遭到决定性的战败,十字军大肆屠杀劫掠法国南部。在他们攻入比塞埃城时,感到无法区别谁是异端份子,随军的教皇特使便指示说:「只管把他们统统杀光,让上帝去分辨谁是他的子民。」这次暴力镇压经历20年(1209-1229),许多富庶的城市化为废墟,田园荒废,经济破坏,阿尔比派及法国南部的贵族势力都被摧毁。


清洁派教徒是基督教的一支,也叫做阿比尔派教徒,在12世纪和13世纪的法国朗格多克和意大利北部地区十分的活跃。他们是曾经在10世纪中存在,称为“博格密斯与巴尔干”(Bogomis and Balkans)的异教教派的分支。1179年,在拉特兰第三次会议上,教皇公开抨击了清洁派教徒。

清洁派教徒的名字,被认为要么是希腊文Katharo,意思为“净化/清洁”,要么是从德语Ketter中来,意思为“邪教”。尽管被天主教教廷目为邪教,清洁派教徒自认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并自称信徒和善人。

清洁派教徒据点朗格多克,如今是法国的一部分,在当时是一块富庶的独立领地。许多朗格多克贵族不是清洁派教徒就是对清洁派教徒的信仰表示支持和同情。作为和平主义者,清洁派教徒的信仰并没有威胁该地的领主,他们的目标是过一种简单、纯净与和平的生活

PART.3..最有爱的部分【来源...同上...
觉着这段资料好想有版权……||||......

--------

资料:
……五十年来,图卢兹伯爵的臣民逐渐信仰纯洁派异端,这就给
法国国王进行干涉创造了机会。这次带有决定性的干涉,把北方
的贵族带到了南方肥沃的土地,并把这些土地并入王国的版图。
 
纯洁派教徒(希腊文“catharos”,意思是“纯洁”)主张使风
俗、信念以及宗教信仰本身纯洁化。他们认为罗马天主教已经堕
落,其教义已沦为罪恶,只有修身苦行才能把人类从邪恶中解救出
来,因为整个世界充满诱惑,是邪恶的渊薮。能够摆脱邪恶的人寥
寥无几。天国的门只向遵守教规的人,恪守苦修戒条的人开放。他
们都得到“完人”的指引。“完人”数目不多,但是得天独厚,在世
时就得过天主的“赐善祝福”。这种祝福把善的思想注入信徒的灵
魂。“完人”可以是市民、贵族,有时是神父,甚至村民。他们按自
己的方式把信徒组成一个个团体,在各地建订纯洁派教区,根本不理会
教皇指派的主教.

这种教区在阿尔比、图卢兹和卡尔卡松等地都有。阿尔比人
被称为纯洁派教徒,因为阿尔比城是纯洁派教徒的精神中心。纯
洁派教徒召开主教会议,各团体之间保持经常的联系。某些“完
人”,如图卢兹主教吉拉贝尔.德.加斯特尔,享有极高的威信。纯
洁派教徒认为上帝是善的化身,不可能创造邪恶。邪恶是恶神所
为,而恶神的化身是撒旦。这样,他们就成了与基督教教义相违
背的异端,因为基督教义认为上帝创造一切。

起初,教皇英诺森三世企图说服这些异端分子,派了茎贝尔纳
和西托的僧侣到各地去。稍后,圣多明我在图卢兹的罗马教主教
福尔克的协助下,也企图向这种异端作斗争。他给皈依的纯洁派
女教徒设立了一所修道院,还组织了一个传道士会,会员身穿带风
帽的黑袍。这些“黑袍神父”都要宣誓过清贫生活并献身教育。到
了1221年圣多明我去世的时候,这种修道院已经建立了六十多个。
但这些做法并不能够动摇纯洁教会, 因为它得到图卢兹伯爵雷蒙
六世的保护。教皇特使彼埃尔.德.加斯戴诺强烈谴责了图卢兹
伯爵支持异端的行为,并把他逐出教门。
 
人民立刻群起反对这位教皇特使,并在1208年将他杀死。于
是教皇不得不还击。
 
他宣布对图卢兹伯爵的土地可以“人人得而夺之”
这块肥肉任何侵略者都有权夺取。教皇深知法国国王好大喜功
所以同时邀请他和北方的领主们来参加这次十字军行动。
 
菲利浦不愿冒险参加这次行动。他喜欢讨伐成群结队的武装
骑士,而不愿攻击‘整批充满敌意的民众。但他还是借此机会再
次表明了他对这个可以“人人得而夺之”的伯爵国拥有宗主权。一
些被南方的土地和掳掠所吸引的北方贵族及骑士,纷纷响应西托
修道院长阿尔诺.阿马尔里克在里昂发出的号召。
 
1209年贝济埃先是被围,后被攻陷和洗劫,居民全部被杀光.
北方军队进攻其他城市时,也照此办理。卡尔卡松围城一役,西
蒙.德.蒙福尔以凶残出名,成了十字军的首领。十字军围攻一个
又一个的城堡,不久就直逼图卢兹城下。
 
南方诸侯团结起来反抗大肆掳掠的北方贵族。阿拉贡国王彼
,埃尔二世驰援雷蒙六世。一场大战在图卢兹不远的米雷展开,结
果朗格多克人败北。1215年,西蒙.德.蒙福尔进入纯洁派教
徒的首都。教皇立即把被逐出教门的图卢兹伯爵的产业全部赐给
他。
 
蒙福尔于是成了大领主,在图卢兹城内外尽情劫掠。但他取
得这样大的采邑而没有禀告法国国王(国王的儿子路易也参与了
这次十字军行动)深感不安,因此这位绰号为劫掠者的西蒙,向菲
利浦.奥古斯特报捷称臣。菲利浦则谨慎地不在朗格多克露面。
 
尽管如此,朗格多克人很快地纷纷起来反对新的占领者。蒙
福尔企图抵抗,但终于在图卢兹城下被杀。其子阿莫里在卡尔卡
松闭城不出,派人向法国国王求救,答应放弃父亲的遗产以换取国
王的援助。菲利浦.奥古斯特再次一口回绝。因为他无论如何不
愿贸然到朗格多克去。他不能冒险使他的国家再次受英国人的侵
巳。
 
后来,他的继承人路易八世没有冒任何重大风险便取得了南
方的土地。他效法谨慎的菲利浦.奥古斯特,等年轻的雷蒙七世
在1225年正式被逐出教门之后,才召集臣属,向他们建议出兵,当
即获得一致同意。于是,他取道罗讷河谷挥师南下,攻陷阿维尼翁
后,经阿尔和塔拉斯贡直取朗格多克各城,各城先后投降。
 
但路易八世的亲征并不顺利。他因病不得不撤去图卢兹之
围,死于回国途中。他的总管恩贝尔.德.博热留在原地大肆蹂
躏图卢兹伯爵国,迫使雷蒙七世求和。
 
媾和条件非常苛刻。雷蒙保留图卢兹和阿尔比地方,但必须
答应把女儿许配给国王的兄弟普瓦提埃的阿尔丰斯,并把阿热内、
卢埃格和格尔西三个地方作为嫁奁。如果新娘没有直系继承人,
她的财产就归国王。各教会领主夺取了普罗旺斯侯爵国的产业,
法国国王则取得了他征服的地方,即博凯尔和卡尔卡松。雷蒙七
世还要宣誓驱逐纯洁派,保卫罗马教。1229年,他光着双脚,身上
只穿一件白衬衣,步行到巴黎圣母院请罪。  .
 
从1223年起,多明我会教徒便肆无忌惮地在图卢兹伯爵国实
行镇压,建立宗教法庭,到处设立大刑场。诸侯的反抗被扑灭以
后。剩下的就是消灭人民的反抗。这个反抗运动一直延续到1244
年在蒙塞居尔设立巨大的火刑场为止。恐怖的镇压把异端派彻底
摧垮了。多克语诸国的独立也同时告终。
 
l 249年雷蒙七世去世。他的女儿贞妮没有子嗣。图卢兹的产
业于是归法王所有。随着南方土地的合并,菲利浦.奥古斯特的
大业便宣告完成。加佩王国成了欧洲的第一流强国。北方小小的
法兰西终于制服了南方富饶的诸侯国.  ’
神圣的君王

1226年,路易八世早逝,史称圣路易的路易九世即位。他所继
承的国王领地地域比较集中,治理也比较好。但在前人所征服的
土地中,他能够直接控制的只有诺曼底,其它则分属各个诸侯。诚
然,法王“不必向任何人称臣纳贡”,大小诸侯都尊敬他。伦敦害拍
他,罗马重视他,而德意志帝国则妒忌他。
 
路易九世即位时年仅十一岁。他的叔伯们都拥有富饶的食
邑:菲利浦.于尔佩尔拥有布洛涅伯爵国;罗贝尔拥有阿图瓦:约
翰拥有昂儒和曼恩; 阿尔丰斯拥有普瓦图和奥弗涅。非常虔诚的
母后布朗什.德.加斯蒂尔临朝摄政。
 
要统治各王公贵族需要有很大的魄力,因为路易九世即位以
后,他们便集合在布洛涅伯爵周围,拒绝承认布朗什的权威,因为
他们不愿受一个女人的统治。
但他们的顽抗被布朗什一一粉碎了。需要斗争的时候,布朗
什也懂得斗争。她击败了香槟伯爵和联合英国人反抗她的布列塔
尼公爵彼埃尔.莫克莱。她命路易九世娶普罗旺斯伯爵的长女玛
格丽特为妻。
 
路易九世成年后并不排斥这位能力如此出众的女人。1241年,
马什伯爵勾结英国发动叛乱。路易亲征平叛,布朗什留朝当政。桑
特一役,路易九世击溃了英王亨利三世派来的军队。
 
路易在西方染上了疟疾,但病未痊愈便赶回巴黎,告诉母后他
准备参加十字军,去解放1244年落入土耳其人手中的耶路撒冷。
国王的军队开到了埃格摩尔特,然后扬帆驶向东方。
 
这是第七次十字军,结果十分悲惨。路易的目标是埃及,他的
军队在达米埃塔前面登陆,并在1249年攻下该城。但他不得不等
待尼罗河退潮才向开罗进军,开罗防守坚固,有曼苏拉要塞的保
卫。围城期间,十字军患斑疹伤寒,纷纷死去。回教徒则拼死抵
抗。最后,路易被迫放下武器。回教徒答应让他返回法国,条件是
归还达米埃塔和交付赎金五十万利弗。
 
但十字军并没有全盘失败。路易九世没有驶向法国海岸,而
是把军队开到了叙利亚,整顿了那儿的基督教诸侯国。他虽然未
能收复耶路撒冷,但总算给东方的“法兰克王国”带来了某种希望。
 
1252年,布朗什.德.加斯蒂尔去世。路易九世终于成为法
国真正的国王。参加十字军这一行动给他带来了威望,另外,他还
有圣洁的美名。他不是躲过了斑疹伤寒,并照顾和治愈了染病的
同伴吗?大家公认他十分虔诚,常常一连几个钟头孜孜不倦地研
究经文。他还过着清苦的生活,能长期斋戒,为人既谦逊又仁慈。
有人看到他在济贫院给穷人们洗脚。他给病人分发食品,并去探
望麻疯病患者,他象他的祖先一样,有“能医治瘰疬”的声誉。
………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2-21

[同人/露普】普鲁士蓝CHAPTER.1

哎呀真糟糕,半年多没写文了吧,上学期一学期都没产一个字呢,在沉默中爆发吧大波君XDD
完全忘记怎么产文了orz....其实一写二战相关...就爆发...||||最近蛮想挑战下关于中世纪阿尔比异教徒的话题……=VVV=|||【被殴打
哎呀其实也很久没有管我的BLOG了……荒废啊啊啊啊啊~月月你个FC!




普鲁士蓝

Chapter.1
从一开始,我就很讨厌住在东方的斯拉夫人。


1944年到1945年,几百天的时间,对于来说,基尔伯特是一场灾难——非常熟悉的灾难,但是却又异常残忍,残忍到陌生。
冬天,白昼非常的短暂,当基尔伯特将最后一根缠绕着铁丝的木桩,钉进泥泞的黑土里,太阳已经摇摇欲坠。残阳在西方的天空,渲染上非常美丽的一小片橘红;大部分的天是灰色的,云雾遮在森林和沼泽上。贝什米特擦去头上的汗水,寒冷的东欧的森林间,地上没有野鸟的影子。直到,咯噔咯噔,闷闷的节奏,从东方的小山上,敲到他刚刚工作的工地上,贝什米特才从恍惚中将思绪拉回这里——离寂静的前线只有三百米,一颗步枪子弹的射程。
在山头上,一个魁梧的影子垂下,他仰视着,那个来自东方的斯拉夫人。几年前他去过那东方的土地,并呆在那里,更广袤的森林,和原野,如此的宽阔而令人心神不安,苍穹和平原间只有自己,一道拉长的影子,和向着日落的那串孤零零的脚印,手中的酒瓶是空的;即使呼喊,也没有回音。那时一种奇异的感情总是从心中涨起,他想就在这里倒下吧,就在这里为自己留下一座墓碑,再也不想向前走了——那面的冰原,松林,燃烧中的农场。这场战争,他不知道自己和路德维希到底在为了什么,为了争夺什么而战争。如果是土地,那么早在1940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应该满足了,可他们却开始了巴巴罗萨计划,踏上了那里,斯拉夫人的土地——未知的寒冷,并不富饶,只令人恐惧。那么在这时呢?第三帝国就像夕阳的1944年冬日,他们还在为什么而战?
斯拉夫人下了马,撑着木桩跳过铁丝网,小心的不让军服被划破,尽管那件衣服已经有了很多伤痕。贝什米特呆在原地,等着他。终于,斯拉夫人到了他的眼前,男人的金发在夕阳中成为了浅灰,紫色的眼睛更像深潭。
斯拉夫人对他伸出手,贝什米特没有动,魁梧的人只好把手放下,转而挠了挠头,将蓬松的头发弄得一团糟。“可以叫你基尔伯特么?先生。”
“最好别这么做,布拉金斯基先生。”
“……好吧,贝什米特先生,我们何必要这样做呢?你瞧,我刚才站在那座山岗上时,已经可以见到科尼斯堡了。那不仅仅是战略要地,对于你们来说——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讲和停战呢?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会保护你的,如果路德维希要和你断绝关系的话,我也没办法呀……这些,是你们的代价。”
他不想听,不想听……这些残忍的话……他站在敌人步枪的射程里,但却不能退缩,身后就是他的家,他的故乡。“闭嘴。”
“那么,真遗憾,我们已经没有谈判的余地了么?”
“抱歉,没有。”
“贝什米特,你不应该听那些金毛鸡的话。”
布拉金斯基送给了他一个背影,像他来时一样,潇洒的越过贝什米特的工事,爬上白色的马匹,他扭过身,向贝什米特招手,走进夜晚的阴霾。
贝什米特仰起头,看不到星空。

和路德维希见面,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在埃冰【抱歉记不清在东普鲁士的那个海湾到底叫什么了……应该是……这样的吧orz】海湾,松树的叶子绿硬缺少光泽,柞树的叶子开始铺在地上,寒冷又令人不安的冬季正悄悄来临。他和路德维希都讨厌冬天,前几个冬天,他们都在遥远的东欧平原,冬季漫长又残酷——走在漫天的雪中,摔倒再爬起,冻伤,与死亡相伴,“乌拉乌拉”喊声震天。
路德维希站在海湾的一座灯塔下,向着深蓝的波罗的海,贝什米特觉着他十分狼狈。没错,他没有梳齐头发,没有带勋章,没有穿上大衣,只是平静的,看着海中的一点。普鲁士蓝色的波罗的海,汹涌,澎湃,但已经开始结冰。
路德维希告诉他,他希望可以趁着新年的时候,让东普鲁士的平民穿过冻结的海湾,走向德意志的土地。
“难道普鲁士省不是德意志的一部分么?”
“现在是。我不知道你将来还会不会,继续呆在这里。”路德维希点燃香烟,在昏暗中,香烟的光点像萤火虫,黯淡了然后再发亮的红色火星,“……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说,但是……”声音在颤抖,他接着吸烟,然后咳嗽,贝什米特拍着他的背脊,然后缄默。
我也会这么做的,路德维希。
如果你面临,未知的苦难。
贝什米特,又成为孤单一人。路德维希登上军舰——载着疲惫又思乡的军人,和在寒冬中笑着、或者埋怨着、或者惊恐着的平民,向远方,向远方……直到消失在地平线的浓黑间。渐渐的,他听到轰炸的声音,白色的水柱冲上天……愿上帝保佑路德维希和无辜的人。

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像疯狂的车轮,但依旧漂亮、动人,层层的泛着金光的天,怒涛般的森林,和时而平静时而叫嚣的海。贝什米特爱这里,深深地爱着这里。他突然有些感动,然后,眼泪几乎要控制不住。

TBC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