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1

[露普]普鲁士蓝3

  1分锺前写好的还没有检查..【被殴打
  
  
  CHAPTER.3
  
  
  贝什米特并不是懦夫,从他在普鲁士的土地上诞生到德\意\志\第\三\帝\国,从黑火药时代到似乎以消灭有生力量为目的的世界大战,他都站在前线。他有种早晚有天会在一片硝烟中被飞扬的弹片击碎脑袋的预感,也许就在今天,也许是明天,後天……痛苦的等待,等待著永远闭上眼睛的时刻。有时脑中印满了“活下去”的愿望,有时又不由得想大声喊出来──“让我早点去见罗马帝国吧。”
  
  1945年的一月似乎来特别阴冷,“国王之山”的城堡在暮冬交界的那缕阳光间,拖著长长的影子。如果有人问贝什米特最想回到什麽时候,他一定会说:“请让我回到一战之前德皇统治下,那个幸福的科尼斯堡吧!”那时,五十年前,他可以在平静温婉又闪烁著粼粼波光的普雷格尔河上滑船,微微带著水腥味风迎面吹来,看到美丽的城堡在河畔耸立却不突兀,隐藏在一片绿荫中,常春藤爬满半边城堡。城市里通常非常宁静又繁忙──火车站运货的斜坡的东面,暂时堆著高高的圆木堆,旁边睡著喝醉酒了的运货员,直到一个被父亲举在头顶的小女孩或者小男孩,高声喊出:“瞧!那白烟,火车来了![啊糟糕囧了,其实翻译过来的话就是这个口气吧orz你不是在翻译阿混蛋!]”醉醺醺的运货员们才三三两两的起来,准备搬顾客的行李[我在瞎编啊请亲们pia吧orz]。在夏季的周末他最喜欢去露天的音乐会,一边品尝东普鲁士最好的葡萄酒,然後只用闭上眼睛……我的故乡啊,一定永远都会那麽漂亮……呃……漂亮的像本大爷一样。
  狂妄并不能在实质上解决什麽。比如说,一战後,农业生产的崩溃,1923年的通货膨胀,1929年更加严重的经济危机,德\国的经济缩水了一半,东普鲁士的工业化也仅仅在科尼斯堡而已。但泽走廊切断了东普鲁士和本土的联系,冷清的火车站里空无一人。做通往皮劳市的火车再转坐渡轮,或者直接从弗里茨湾出发,都可以到德\国本土的魏玛共和国,但前者的渡口比较大。所以,柯尼斯堡渐渐的衰败。
  
  现在他站在这里──市中心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市民渐渐体会到了1942年列宁格勒人的痛苦。少数的屋子的残壁还矗立著,像一座座墓碑,他能记得,这座房子以前是一家书店,那堆废土上曾经建了家花店,它的主人非常热情,而那边则是一家律师事务所;行人匆匆,偶尔可以看到依旧在营业的残破的影院和剧院,他也忍不住去买张票,但当节目开始的时候,他又会发现东普鲁士军方的统帅部正在发疯一样的找他:“贝什米特上校,拉施将军正在找您!”难道不能让我休息一下麽?拉施上将?不是征兵处的人麽……他揉著太阳穴暗暗的想。下一刻,他却又有些自责──清洁工正在清扫轰炸机留下的废墟,有时还可以见到消防队员,白色的水柱在火焰中变成蒸汽,所有的人都在努力著度过战争中最艰难的时期……或者突然,防空警报响起,这时他正站在作战指挥部的地堡门前……“快点进来!站在那里傻什麽!”入口在市区的一个公园里,上面盖著一片还没张齐的常春藤。轰炸时,地下的通道里亮著惨白的日光灯,摇摇晃晃,天花板上不断的掉下碎土,“随时都会坍塌”贝什米特这麽想。但到了地下深处,只有在背後远远的闷响了,随後,似乎来到了另外一个繁忙的世界。电报的嘟嘟声,打字机在纸张上喳喳的耕耘,空\袭似乎已经停了。
  
  拉施将军其实是这里最後一任指挥官。元首颁布了重要的消息,“奥托•拉施上将已被任命为科尼斯堡要塞的指挥官。”科尼斯堡地守军理应一直抵抗到化为灰烬,这就是要塞的命运。
  从一个姑娘的打印机上抽出这张薄薄的纸时,贝什米特简直要疯了,他将著那张油墨还没有干的单子,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本人冲向最近的办公室,摇电话……
  “请转接路德维希中校!……是路德维希麽?!请给我解释一下为什麽,为什麽希特勒那个金毛鸡的头子把科尼斯堡叫做科尼斯堡要塞!”
  过了一会儿,沈默中才传来“抱歉,这里是贝尔夏迪中尉,贝什米特上校,中校他不在柏林的办公室,需要我转拨他在阿登山区临时作战指挥部的电话麽?”
  他缄默,贝尔夏迪中尉……好像是路德维希的副官,然後他冷静下来,在椅子上舒展双腿,手捂著额头,“谢谢,不用了。”然後,他补充道,“厄……对了,布尔夏迪中尉,这件事别告诉任何人。你知道的,自从7.20事件之後,元首对於军部的不信任几乎令我们……你能明白我什麽意思吧。”
  “……当然,上校,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哪怕是路德维希也不行,这是命令。”然後,他果断地把电话丢到一边。因为在门口,站著奥托•拉施。
  奥托•拉施,前东普鲁士征\兵区长官,现在是柯尼斯堡要塞的司令员──一个嘴角严肃的抿起来,将不多的掺著灰色头发梳向脑後,身材结实而不像某些高级官员那样有著啤酒肚的军人。也许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英俊的日耳曼青年,而毫无疑问的,他确实是一个军人。贝什米特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立正,敬礼,鞋跟碰撞的声音格外清脆。拉施上将示意他坐下,然後他就离开了。贝什米特一直目送他关上办公室的门,放松身体,再次陷进座椅里……这次喝什麽酒好呢?他拉开下面的抽屉,却只有空空的抽屉底。对了,这是谁的办公室?真该死。该死的一月二十八日。於是,他从胸前挂著铁十字的口袋里拿出一包皱皱巴巴的烟,褐色的烟丝从包装里掉了出来……
  
  当日的晚上,又是不眠之夜。苏\军差点从防线的缺口,克兰兹─柯尼斯堡大道闯进奎德脑镇,直指柯尼斯堡。临时会议从下午一直开到後半夜。无线电的声音,电话噪耳的铃声不断,地下指挥室的白灯照得他眼睛发晕。他非常紧张,是否就在今天,“要塞”会失守?但从铁路上来的第367步兵师的增援,救了他们这一次……
  
  一月二十九日的阴霾中的阳光已经开始闪耀,灰尘在漫进国王之山的城堡里暖暖的光间,缓缓飞舞,飞舞。
  路德维希走进来,贝什米特和他在残缺的大厅里拥抱。他的身体非常凉,有著屋外的风,和刚战斗过後肾上腺素的味道。路德的脸色很差,苍白的,好像刚打了一场败仗。但从无线电里,他得知的是,6个小时前的那场防御战是一次小规模的胜利,路德维希和他的部下们至少干掉了30多辆坦克,斯拉夫人的尸\体则堆成了小山。
  “物资呢?”贝什米特实际上不知道该问什麽,或者他应该对路德说祝贺你,感谢你。
  “以後我会想办法空投的,或者从弗里施湾运过来。”路德拉了一张椅子,吹开上面的灰和石砾。
  “说什麽傻话,海湾还没解冻呢。”
  贝什米特从酒柜里拿出两个高脚杯,“说吧,路德,你要喝什麽?”
  “随便吧,哥哥。”他低下身子,将头颅埋在双臂间。
  葡萄酒流入杯中的声音。一种称为绝望的情愫在酒精香味的空气中传播,褪色的铁十字,在从墙上的残洞间射入室内的阳光下,像伤痕累累的战士。
  “当时,腓特烈•威廉一世,就是在这里加冕的,我还是一个少年,你也在旁边。他总是不由得让我想起那位野蛮的巴巴罗萨皇帝,可实际上他是一位文雅的先生,好国王……干杯,路德。”
  “干杯。”
  酒杯相碰,“叮”的一声。红色的光在杯中滚动,像贝什米特湿润的眼睛。
  “有时,我也不知道该怎麽面对现实和未来,总是希望呆在昨天,未知的生活又总令我痛苦万分。不知道明天的元首是谁,一个疯子下台之後,来得是不是另外一个疯子?”贝什米特想装出一副醉了的样子,但是一杯葡萄酒却让他内心的绞痛更加强烈,清醒万分。“对不起,路德……”
  路德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站在酒柜旁的男人旁边,“你永远不用向我说道歉,永远不用……”
  路德是想拥抱自己吧,他想,就像许久许久以前普鲁士王国刚刚建立时那样,刚开始变声的路德维希拥抱著他的哥哥,一个脸上已经渐渐有了成年男性的严肃的普鲁士青年。但是,做什麽事都一板一眼的路德维希,却在那瞬间突然忘记了应该怎麽去拥抱那位失意的兄长。
  回不到的,是过去。
  
  无声的世界被卫兵的靴子踏在旋转楼梯上,像心脏无规律跳动一样的杂音打碎。那声音停在破损的门前,但上尉军衔的男人依旧礼节性的叩门,立正,绷直身体,敬礼。
  他和路德维希放下酒杯,“发生什麽了?”
  “我们奉命来这加强这里的防御。”
  所以说,这座充满了回忆的皇家城堡也成了微观的战略要地。贝什米特觉著,这24小时内的一切,给他的冲击过於巨大了。
  
  冷冷的街道上,白雪没有融化,到处都贴著鼓舞人民加入冲锋队的海报,而路过指挥所的贝什米特也看到了拉施上将签署的另外一条命令,所有年龄大於16岁的人都要加入战斗,否则会被处以极刑。
  那辆军用摩托车非常破旧,车身上的希腊正十字不知是何时加上去的,可能是战前留下来的款式。路上熄火了好几次,燃油的质量越来越差,难道这用的是苏\维\埃的油麽?路上留下一串车胎印。城市里的行人非常少,有的只是像火车站拥挤的难民,闭著眼睛开车也不会撞到什麽人,路旁的商店,电影院,已经停业了,不时的见到塌陷的建筑、废弃的摇摇欲坠的老屋子。城市南部的火车站却非常拥挤,涌向西部的难民流。
  “你要把我送到哪里?”
  “车站,然後你上车,通过海利根拜尔,埃尔滨,到第二集团军那里,再回到柏林。”
  “为什麽?”
  “你为什麽要跟著367步兵师到这里,你不应该在西线麽?”
  “我……”
  “你必须回去,我以上校的身份命令你。”
  贝什米特一直把路德维希送到运货的斜坡,和他再次拥抱。短暂的拥抱,上一次是见面,这一次是告别。然後,把他推上火车。此时贝什米特的眼睛中,又是那军人的决绝。
  “下次再见,路德维希!”他必须要把路德维希送走,不管在炮火间他是多麽需要亲人。
  机车咯吱咯吱的启动,路德跳上火车,他从车门里探出身,挥著手,就像在海湾的那次送别。每次,留下的都是贝什米特。
  希望,柏林可以不用向苏\联投降。从心中默默念成愿望,
  坐上只剩一个人的摩托,向古老的城堡,扬长而去。
  远方,传来了炮击炮的怒吼……
  
  
  TBC
  注释:1.关於奥托拉施先生,由两张他的照片,是很严肃却不令人讨厌的高级将领,在那个年龄段的人里面算帅的了[有风度的那种]咳……这次怎麽这麽跑题。这位先生的资料……中文只百到了SS部队的一个少将…wiki英文上的资料没看懂呀……可是从照片上的领章来看是国防军的….orz.有资料的亲给我一份吧XDDD
  2.奎德脑镇,我也不知道在哪……大约在柯尼斯堡北边的郊区=V=||||没找到详细的地图..资料上大体描述了下orz。
  3.巴巴罗萨:另外一位腓特烈一世,红胡子,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尚武!7次蹂躏北意!可怜的小豆丁意呆T33333T
  4.柯尼斯堡:柯尼斯堡是以“国王之山”城堡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城市,所以说城堡就是LANDMARK啦=33=带有了太多了昔日光辉和屈辱的回忆。柯尼斯堡在俄奥联军与普鲁士打架的时候,被俄国占领过一段时间……
  ……地图啦我会想办法弄一张来的=V=||
  
  【注释...其实就是吐糟栏...【被殴打】】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2-22

[APH/鲁普]普鲁士蓝.2

糟糕……崩坏了||..

Chapter.2
有一棵松树孤单单
在北国荒山上面。
它进入睡乡;冰和雪
给它裹上了白毯。


在梦中,梦中。他见到了,小时候,在柯尼斯堡里。壁炉里的火焰噼啪的响,外层是热烈的红,中间是,神圣宁和的黄,闪烁着。小小的窗子外面,蓝天,飞鸟,光束射进来。穿过窗子,可以看到猎场上的路德。
梦中,他见到了,当他们可以和伊万•布拉金斯基,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F•琼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并肩站在一起,主宰资本主义世界的时候,威廉二世开始了WW1。二十一年的休战后,他们再次狂妄的将欧洲地图放在桌子上,他们笑得多么开心,铁十字间的橡叶掉到了地上。
接着又听到了,防空警报,高射炮“噗噗”的闷响,炸弹的尖鸣和它坠地后的怒吼;东线乌拉的喊声,穿着冬季白色军服的军人从雪丘上奔下,崩山一般的气势,大部分人倒下了,尸体几乎要叠起来,有些人却进入了他们的壕沟,白刃战开始……接着他从梦中惊醒,汗水从头发上滴下。

从地下工事里走出来,贝什米特终于可以在战壕的夹缝间,见到一道狭长的黑夜,冰蓝的星光和淡黄的月亮。
他拿上两件大衣爬上梯子,静悄悄的前线,只有他一个人。他站起来,毫无畏惧,即使他知道这有多么危险……站在光秃秃的战场上。
明天将会是晴天么?他希望永远不要有一个晴天。
对面是伊万的壕沟。毫无生气,里面睡得也许全都是死人,因为喝了太多的酒。

一个人,披着两件大衣,走在夜间冰冷的森林里,星空斑斓如海,深蓝或者漆黑的海,找一个地方坐下,静静的聆听,老松树的轻语。
沙沙的脚步声,轻咳。
“我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博物学家。”
是布拉金斯基。他从身上摸索,想找出那把用了很久,已经修过很多次瓦尔特,却只摸到了空的枪套。
“喂,你不会出来的时候忘拿枪了吧。”
贝什米特从脑中,可以想象出,布拉金斯基此时此刻的表情——微笑,也许是嘲笑。
“我可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怎么,出来散步么?空气很清新呢,明天或许是个晴天,那样轰炸机就可以工作了……多么令人怀念的晴日,美好的阳光,和碧蓝的天空,以及掠过的铁鸟,惊慌逃窜的德国人。”
“那么,布拉金斯基先生,您又出来做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看我在冷冷的月光下倚着松树干?”贝什米特的拳头攥得紧紧,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扭曲了。心脏,咚咚的跳跃。愤怒,从心中像干柴一样被点燃。
“你那么想的话,当然也可以……但是……我带枪了。”
那么现在,贝什米特想,那个人的脸一定又是那幅冷酷无情的样子。斯拉夫人的微笑永远都是假象,他讨厌布拉金斯基。
枪口抵在他的后脑,捋过他的头发。“好好的呆在这,别动。”
贝什米特听见布拉金斯基坐了下来,在松树的另一侧。他想,布拉金斯基所坐的地方,应该正好可以看到第一缕阳光。那阳光不会温暖到,可以让积雪融成溪水。而他,却正对着德意志。松林里非常的冷,贝什米特觉着大概零下二十度的样子,但远不及在俄罗斯的土地上,那彻骨的、无边的、吞噬人的大雪所带来的绝望的感受。坐在身后的那个斯拉夫人,一直都住在那种地方,小小的农场,贫困的生活,和伏特加做伴。
林子静悄悄的,月亮在下沉。
闭上眼睛,黑暗无边,却不让人惊恐,眼中没有战争的碎屑,没有一道道带着血光的幻觉。
“你在生气么?”布拉金斯基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过古老的哥特式钟楼,穿过层层树林,和雪坡。
“没有了。”
手枪没有威胁的指着他。伏特加的酒瓶在布拉金斯基手里,发出泠泠的声音,酒香刺鼻,混合着松枝的味道,随后是下咽酒水的咕哝声。
没人说话,松树下安静的,像一个人都没有。
“……”布拉金斯基回头看着贝什米特,“白痴。”
贝什米特的呼吸很平稳,但布拉金斯基看不清他的脸。“再睡下去可要死了……”

当睁开眼睛,他觉着自己几乎要被冻死了,但还没糟到毫无知觉。阳光灿烂,身上有三件大衣,最外面一件上伤痕累累。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身上的雪飘落。远方的沼泽和森林,看得一清二楚。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2-21

[同人/露普】普鲁士蓝CHAPTER.1

哎呀真糟糕,半年多没写文了吧,上学期一学期都没产一个字呢,在沉默中爆发吧大波君XDD
完全忘记怎么产文了orz....其实一写二战相关...就爆发...||||最近蛮想挑战下关于中世纪阿尔比异教徒的话题……=VVV=|||【被殴打
哎呀其实也很久没有管我的BLOG了……荒废啊啊啊啊啊~月月你个FC!




普鲁士蓝

Chapter.1
从一开始,我就很讨厌住在东方的斯拉夫人。


1944年到1945年,几百天的时间,对于来说,基尔伯特是一场灾难——非常熟悉的灾难,但是却又异常残忍,残忍到陌生。
冬天,白昼非常的短暂,当基尔伯特将最后一根缠绕着铁丝的木桩,钉进泥泞的黑土里,太阳已经摇摇欲坠。残阳在西方的天空,渲染上非常美丽的一小片橘红;大部分的天是灰色的,云雾遮在森林和沼泽上。贝什米特擦去头上的汗水,寒冷的东欧的森林间,地上没有野鸟的影子。直到,咯噔咯噔,闷闷的节奏,从东方的小山上,敲到他刚刚工作的工地上,贝什米特才从恍惚中将思绪拉回这里——离寂静的前线只有三百米,一颗步枪子弹的射程。
在山头上,一个魁梧的影子垂下,他仰视着,那个来自东方的斯拉夫人。几年前他去过那东方的土地,并呆在那里,更广袤的森林,和原野,如此的宽阔而令人心神不安,苍穹和平原间只有自己,一道拉长的影子,和向着日落的那串孤零零的脚印,手中的酒瓶是空的;即使呼喊,也没有回音。那时一种奇异的感情总是从心中涨起,他想就在这里倒下吧,就在这里为自己留下一座墓碑,再也不想向前走了——那面的冰原,松林,燃烧中的农场。这场战争,他不知道自己和路德维希到底在为了什么,为了争夺什么而战争。如果是土地,那么早在1940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应该满足了,可他们却开始了巴巴罗萨计划,踏上了那里,斯拉夫人的土地——未知的寒冷,并不富饶,只令人恐惧。那么在这时呢?第三帝国就像夕阳的1944年冬日,他们还在为什么而战?
斯拉夫人下了马,撑着木桩跳过铁丝网,小心的不让军服被划破,尽管那件衣服已经有了很多伤痕。贝什米特呆在原地,等着他。终于,斯拉夫人到了他的眼前,男人的金发在夕阳中成为了浅灰,紫色的眼睛更像深潭。
斯拉夫人对他伸出手,贝什米特没有动,魁梧的人只好把手放下,转而挠了挠头,将蓬松的头发弄得一团糟。“可以叫你基尔伯特么?先生。”
“最好别这么做,布拉金斯基先生。”
“……好吧,贝什米特先生,我们何必要这样做呢?你瞧,我刚才站在那座山岗上时,已经可以见到科尼斯堡了。那不仅仅是战略要地,对于你们来说——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讲和停战呢?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会保护你的,如果路德维希要和你断绝关系的话,我也没办法呀……这些,是你们的代价。”
他不想听,不想听……这些残忍的话……他站在敌人步枪的射程里,但却不能退缩,身后就是他的家,他的故乡。“闭嘴。”
“那么,真遗憾,我们已经没有谈判的余地了么?”
“抱歉,没有。”
“贝什米特,你不应该听那些金毛鸡的话。”
布拉金斯基送给了他一个背影,像他来时一样,潇洒的越过贝什米特的工事,爬上白色的马匹,他扭过身,向贝什米特招手,走进夜晚的阴霾。
贝什米特仰起头,看不到星空。

和路德维希见面,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在埃冰【抱歉记不清在东普鲁士的那个海湾到底叫什么了……应该是……这样的吧orz】海湾,松树的叶子绿硬缺少光泽,柞树的叶子开始铺在地上,寒冷又令人不安的冬季正悄悄来临。他和路德维希都讨厌冬天,前几个冬天,他们都在遥远的东欧平原,冬季漫长又残酷——走在漫天的雪中,摔倒再爬起,冻伤,与死亡相伴,“乌拉乌拉”喊声震天。
路德维希站在海湾的一座灯塔下,向着深蓝的波罗的海,贝什米特觉着他十分狼狈。没错,他没有梳齐头发,没有带勋章,没有穿上大衣,只是平静的,看着海中的一点。普鲁士蓝色的波罗的海,汹涌,澎湃,但已经开始结冰。
路德维希告诉他,他希望可以趁着新年的时候,让东普鲁士的平民穿过冻结的海湾,走向德意志的土地。
“难道普鲁士省不是德意志的一部分么?”
“现在是。我不知道你将来还会不会,继续呆在这里。”路德维希点燃香烟,在昏暗中,香烟的光点像萤火虫,黯淡了然后再发亮的红色火星,“……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说,但是……”声音在颤抖,他接着吸烟,然后咳嗽,贝什米特拍着他的背脊,然后缄默。
我也会这么做的,路德维希。
如果你面临,未知的苦难。
贝什米特,又成为孤单一人。路德维希登上军舰——载着疲惫又思乡的军人,和在寒冬中笑着、或者埋怨着、或者惊恐着的平民,向远方,向远方……直到消失在地平线的浓黑间。渐渐的,他听到轰炸的声音,白色的水柱冲上天……愿上帝保佑路德维希和无辜的人。

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像疯狂的车轮,但依旧漂亮、动人,层层的泛着金光的天,怒涛般的森林,和时而平静时而叫嚣的海。贝什米特爱这里,深深地爱着这里。他突然有些感动,然后,眼泪几乎要控制不住。

TBC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过去的小档案
以前我叫XX月

SuraLight

Author:SuraLight
属性:人渣 WSN 变态 腐坏到无可救药 最近一切皆糟糕 马鹿
控:军 历史 资料 普鲁士 德国 暗潮 古典金属 新古典 新民谣 EM
萌:APH国拟人 普悯 独 奥 法国蜀黍 露普 独普 米英 迪蝎

哟总之这个家伙很糟糕又异常猥琐俗称人渣
欢迎来敲QQ314704845
MSN万年未登陆

=V=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么,大家都说这个头像很像我...

Music Box
最新渣物
渣物种类
异次元门二号
阿葬=3= 九草
kaya叔叔 永无岛的灯塔
沛沛 疲劳驾驶  
鲜..+两格用. PRUSSINA红砖城堡

阿紫 人生本色

漠漠糕 冰沼泽
= V=||我说那个…..你们家都在哪啊我老迷路
欢迎来敲
客人啊你好少
异次元门
最新来敲
翻呀翻呀~你翻不出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